谁还不是个omega 2

一个尬甜的故事。




马龙当然无从知晓对方的腹诽,自发自地戴上300米粉丝滤镜,越看越觉得连张继科身上的荧光绿外套都在闪闪发光。

好吧,那衣服确实会闪光。

张继科扣上安全带,飞机里冷气开得很足,害他莫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搓搓胳膊,友好地和一直凝视这边的同座打个招呼:“你好。”

马龙愣了愣,伸出手。

他长得白,手微蜷,掌心浅淡的纹路延伸,指关节突出但不过分,虎口偏里处起了点茧子,握在手里柔软得像年轻女孩子的触感。

张继科为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联想打了个颤,忍不住悄悄感慨,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现在居然流行走这种白脸风格的alpha了!

转念一想自己强行变成omega蹭社会福利的行为也没有高尚到哪……呸,我可是为了A/O平权事业而不屈抗争的人设。

大清早亡了,去他妈的摇号包办婚姻!


马龙见人打声招呼后便抓着手半天不放,起初的欣赏很快转化为迟疑。颜控也是有底线的,长得眼是眼鼻子是鼻子,连胡茬都透露着性感——

可惜是个变态。

马龙试图抽手:“你好……方便松开吗?”

张继科才迟钝地反应过来,连忙为唐突道歉。

进入千禧年后的新世纪,随着法律体系完善和生理机能进化,omega的社会地位已经提高到足以与其他性别特征者平等出现在诸多领域,并且因为人数少的缘故从某些角度来说隐隐高于其他性征者,达到备受关注甚至偏颇的程度。因此alpha与omega在公共场所同座不再是件稀奇事。

但抓住他人的手不放就纯属冒犯了。

张继科诚恳恭维:“实在抱歉,我第一次看见您这么英俊的alpha,有些失态了。”

马龙头顶瞬间冒烟:“……”

试问哪个omega不喜欢这样的夸奖?!

马龙客气地夸回去:“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看见您这么秀色可餐的omega,哦,您是omega吗?我对信息素的感应天生不太敏锐,怕弄错了身份。”

张继科面色坦然大声道:“我是omega啊,你看我长得这么娇俏可人,我不是omega谁是。”

马龙上下扫了他一眼,觉得这位omega的审美果然存在着难以发现的糟糕。

没等马龙挑明,一道声音率先打断了对话。

“不会吧,科哥……?”在马龙右手旁过道位置落座的男人循声望过来,迟疑地发问:“这声音,张继科吗?”

张继科探出头对上眼:“……”

然后默默遮住了脸。

男人抢先一步看清,吓得一不小心被口水呛住,捂着胸膛拼命咳嗽:“咳,卧槽,咳,真是科哥你啊……呛死我了,咳。”

张继科移开手,眼神无奈,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巧啊,方博。”


张继科隔着座位抢先介绍:“我弟,方博,和我一个工作单位的。”

方博眼睛珠子差点没给瞪出来,鼓着嘴明显憋了一肚子要说的话,看张继科使得快要抽筋的眼角,勉勉强强硬忍了下去。

马龙毫无察觉,笑眯眯地调侃:“你们兄弟真有意思,不知道和对方一个航班吗?”

方博小声埋怨:“当然不知道,他直接跑路的。”

马龙没听清他的碎碎念,也不好意思细问,侧过头不解地看向张继科。

张继科压低声音,睁眼说瞎话:“你懂得,兄弟间难免有些小矛盾。”

马龙恍然大悟,拍拍张继科的肩:“我们alpha吧,就这点不好,混得太糙汉了,没体会过这种烦恼,心疼你们omega。”

张继科配合道:“是啊是啊,我们omega不容易,以后还要生孩子,想想都头疼。”

方博在那头皱出满圆脸一言难尽的褶子。


乱七八糟扯得正酣畅,广播响了起来。

机长按惯例向乘客们致上欢迎辞,乘务人员跟着报告预定到达时间和注意事项。冗长的话语让张继科控制不住打了个哈欠,传染得马龙也张嘴哈欠一声,眼尾湿润。两人无心倾听,干脆倾倒椅背放松身体。

注射伪A/O信息素药剂会令精神与肉体同时进入短暂的十二小时虚弱期,之后又忙着处理工作和行程等相关事务没有及时休息。直到踏上飞机,绷紧的神经才稍有缓和。

疲倦一股脑涌了上来。

方博注视着他俩齐刷刷瘫倒的身影,神色复杂得像是要给毕加索的画写5000字艺术鉴赏。

认识科哥五年,看他一堆纹身打过群架、大腿粗壮须发旺盛,竟然是个omega?

旁边鼻音黏黏糊糊、笑起来眉眼一弯唇红齿白的陌生人原来是alpha!

突如其来的真相,闪了老子的腰。



TBC

评论(43)
热度(742)
  1. 柠檬汽水希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备份号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