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乖

张继科走进来的时候,队员不多,马龙正靠在椅背上玩手机,或许是肩背部位不太舒服的缘故,他动了动身体,抬脚蹬在会客室桌子的边缘。他上身裹件灰色的羽绒服,里面则穿了那套配合拍摄需要的金刚圈队服,裤腿很短,随着动作牵动露出了遮挡不住的、接近晃眼的白色大腿。

张继科将景色收入眼中,工作人员熙熙攘攘的声音似乎有些跑远,缓了几秒钟才钻进他的耳朵。

室内各种摄像镜头,马龙不习惯地专心埋首手机,并没有发现姗姗来迟的张继科已经走到自己身后,直到肩膀被人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抬头看清人以后唤了一声:继科儿。

张继科问:什么情况了?

马龙眼神很茫然:不知道,听安排吧。

张继科哦了一声,拉开旁边空出来的椅子,他腿脚的伤还没好利索,难得规规矩矩地坐下来。

马龙稍微侧身收敛了点给他腾空间,白色的腿在空中晃晃悠悠,烙印在张继科的视网膜上激起一丝灼热。他感觉整个人强烈的不对劲,掏出手机都没什么心思玩耍,手指在屏幕上来回滑动,仿佛在模拟一种暧昧的触感。

事实上,张继科的确触摸过。

忘了哪一次的对拉训练,或许是用力冲劲过大,或许是地面汗液打滑,马龙为了接住一个弧度吊诡的擦网球,意外以一种别扭的姿态跪摔在地上。张继科赶紧上前察看,幸好不严重,只是膝盖有点擦伤,脚踝处略微红肿。

当时情况紧急,他的手直接攥住受伤的腿——直到队医赶来喷上药剂,张继科才松开手重回球台。

他张开手掌,温润的触感似乎还驻足停留。

张继科的目光忍不住游移。运动裤太短,压根藏不住什么秘密,漂亮的肌肉线条随着主人的动作起伏,肤质光滑莹润,没有腿部毛发的遮挡,愈加彰显力与美的结合。屈起的膝盖往下延伸是流畅的腿肚弧度,张继科至今记得手指陷入其中是怎样一副滋味。

马龙白,更何况是少见天日的腿根,皮肤表层下汨汨流动的靛蓝色血管仿佛都可以一窥究竟。张继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往不该去的地方脱缰驰骋,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随手点开一个软件,视线却试图钻进裤腿里侧更加隐秘的阴影处。

大庭广众,人声鼎沸,他却就着某个不可言明的点起了某种不可言明的念头。

张继科心里升起莫名的羞恼,忍不住暗戳戳地把罪责都往对方身上甩。

是他不乖,坐都不好好坐。

马龙像是对凭空而来的一口大锅有所察觉,忽然从手机前侧头看过来,眨着一层薄薄的双眼皮,眼珠子在白炽灯下晶晶亮,疲惫的眼袋似乎都被脸上无辜的神色缓和:怎么了?

张继科呛了一口,吸吸鼻子:没什么。

马龙半信半疑地昂了一声。

张继科终于忍不住了,轻轻碰他的羽绒服,对上马龙困惑的眼神,故作轻松地调侃:这么多摄像头,传出去龙队在粉丝心里恐怕一点也不乖了。

马龙失笑,收回腿:乖不乖哪能听别人编排。

是这个道理。张继科心里立刻膨胀了几秒钟,恨不能大声宣告:除了我,别人都没那个本事。

评论(20)
热度(410)
  1. 柠檬汽水希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备份号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