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生

俗话说“男办九女办十”,张继科三十九岁生日的时候恰逢正月,没有比赛,不用带队,大家索性聚在一起给他庆生,场子弄得不大,人也不算多,都是局里的领导同事、年轻的主力队员和朋友家人之类。

主导这场宴席的人是马龙,他硬是忙里抽空,订包厢订蛋糕发邀请函,还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

酒饱饭足,张继科的脸都红成了猴子屁股。他心情好,面对敬酒的几乎来者不拒,小年轻们有意灌他,举着酒杯挨个上,马龙起初还在一旁作壁上观地偷乐,很快便笑不出来,站起来帮忙挡了两杯酒。

张继科喝多了,公共场合依然趁机搂腰枕上他的肩,毛茸茸的头发戳着马龙的颈项,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一脸坦荡地撒娇。

马龙无奈地摇头,觉得自己也有些醉了。

小年轻们在旁边一个劲啧啧,说什么马指导你太宠张指导了。旁边立刻有人反驳,张指导也宠马指导。

要说张继科不甚清醒了,他偏偏还有些意识,听到自己的名字立刻精神起来,睁着一双桃花眼,眼尾的细纹里藏了所有岁月里的深情,理所当然地嘟囔,我不宠他还能宠谁。

情话来得太突然,马龙差点呛了一口。

嗓子眼里辛辣辣的,他清咳两声,呼撸一把张继科后脑勺上硬硬的发茬子,轻声问道,你怎么宠我了?

张继科伸手把盘子里蛋糕上的巧克力片拿起来,做成数字39形状的黑色巧克力片口感馥郁,光闻着就是他喜嗜的味道。他把它一分为二掰开来,一半塞进自己嘴里,一半喂给马龙。

马龙顺从地张嘴咬住,舌尖凑巧扫到他的指端。

张继科眼睛微眯,瞳仁却异常得亮,头埋在他颈窝里接近叹息道,我要不是宠你,怎么会先跟你挑明?还是把情书系在道哥脖子上的方式……简直蠢透了。

马龙哑然失笑,对,你当初可真蠢。

不过我也没好到哪里去,就这么和你过了半辈子。

评论(32)
热度(482)
  1. 柠檬汽水希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备份号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