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拾龙就昧


AU,OOC,戳 日常脑洞



1

别人走在路上捡到钱,张继科走在路上捡到龙。

还是一条小肥龙。

两侧脸颊肉圆鼓鼓的,眼神异常懵懂,头顶的犄角十分柔软,用手指戳了戳能轻易地弯出一点弧度。

张继科环顾左右,街道上并没有其他人。

小肥龙被捏住后颈肉,不敢乱动弹,在空中收起腿蜷缩着怯怯地问他:“你、你干什么?”

是现代科技太发达了吗?

张继科疑惑地把小肥龙翻过来倒过去仔细看了一遍。肉呼呼的肚子挺暖和,犄角的触感很真实,背上的鳞片雪白干净,手掌摸起来光滑顺畅,还有尾巴尖绵延的一串突兀骨节,安静乖巧地垂落着。

这要是工艺制品也太逼真了吧。

张继科饶有兴趣:“居然还会自己说话。”

小肥龙被转得头晕目眩,急忙伸出爪子捂住下体,扯着嗓子叫唤道:“变态!你这个变态!”

它嗓音粗声粗气的,犄角打着颤,尾巴宛如猫科动物炸毛似的翘向天际。

张继科吃惊地抓住它的尾巴:“真是活的?”

小肥龙用力挣扎:“废话,我当然是活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继科配合地追问:“你是谁?”

小肥龙嚎叫:“我是龙!神龙!!”

张继科一脸嫌弃:“你的声音和体形太不符合了。”

小肥龙闻言生气地在空中扑腾,力道大的让张继科几乎单手拎不住,胳膊上暴起青色的筋络,忍不住加大力气捏紧柔软的后颈肉——小肥龙立刻蔫吧,弱里弱气地解释道:“因为,我还在变声期。”

张继科很诧异:“你还没有进化成完全体?”

小肥龙尾巴猛甩:“我们是中国龙,不搞进化那套!”

“噢,”张继科恍然大悟,“你们还有族群。”

小肥龙总算意识到自己越说暴露得越多,赶紧用爪子捂住嘴,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愤怒地看向张继科。

好一个狡猾的人类。

张继科无奈地耸耸肩:“你盯着我看也没有用,要是一般人捡到你肯定早就上交给国家了。”

小肥龙抽抽鼻子,后怕地试图缩起脖颈。

张继科一看它这副模样便有几分心软,松开了原本单手拎的动作,左手稳稳地托住圆滚滚的屁股,顺势改成了抱在怀里背靠胳膊的姿势,轻声安慰:“你这样子很像我们家道哥。”

小肥龙疑惑地问:“道哥是谁?”

张继科:“一条小白狗。”

小肥龙气到爆炸,脸颊两坨肉鼓得更厉害:“你竟然敢将神龙大人比做狗!!”

张继科挑着眉嘲笑:“可是也没见你们神龙大人有多么厉害。躺在路边的草堆里,害得我以为是别人乱丢白色垃圾,捡起来一看才发现是条真龙。”

小肥龙脸颊涨红,结结巴巴道:“我、我脱水没力气,不然现在就天降一道闪电把你头发劈焦。”

张继科忍俊不禁,伸手揉他嫩嫩的犄角:“你分明是年纪小,跑迷路了吧。”

小肥龙咬紧一口龙牙。

可恶,人类好聪明


2

事实上,小肥龙的确有点脱水症状。

它出生在城郊的护城河,因为是条幼龙,对河水的依赖性比较强,离开时间过长就会变得异常虚弱,结果今天一不小心飞太远,对路况的不熟悉令它兜兜转转始终找不到回去的路,最后实在没力气掉在了草丛里——被张继科成功捡到。

张继科只能暂时把它带回家:“今天下班太晚了,我家离护城河有点远,你能用自来水先将就一下吗?明天一早我带你去护城河。”

小肥龙用写满“你真没用”的表情勉强同意了。

张继科一到家就冲进浴室,利落地拧开水管开始往浴缸里放水。小肥龙已经彻底变得软趴趴的,犄角尾巴都耷拉着,鳞片的光泽也有些黯淡,短小的爪子捞着张继科的胳膊,等水放得差不多的时候,突然松开,啪叽一声落入透明的水里,溅起一大片水花。

张继科来不及避开,劈头盖脸浇了一身。

小肥龙一沾到水瞬间恢复活力,笑得前仰后合,全身软肉都在颤动:“瞧你个落汤鸡!”

张继科:“……”

他慢条斯理地起身抽下挂钩上的白色毛巾,擦干净脸上和头发上的水珠,整理好衣服:“看你蹦进去水花四溅的样子,体重不轻吧。”

小肥龙:“……”

张继科继续道:“在龙里是不是算超重的?”

小肥龙:“……”

小肥龙不想理你并潜入浴缸深处试图装死。


3

等小肥龙补够水分从浴缸里心满意足地爬出来,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张继科铺好被褥,把稍微恢复精神的它安置在自己的枕边。小肥龙对自己的新住处很满意,从枕头上团成球滚下去,又鼓动背后两团肉疙瘩爬上枕头再滚下来,乐此不疲,宛如三岁孩童。

张继科看着它背后还没长全的肉疙瘩,觉得那应该是龙的翅膀无误了。

他靠着床板询问:“你有名字吗?”

小肥龙停下来,别扭地背过身:“我不告诉你。”

张继科倒也不生气,平淡道:“那我叫你小肥龙?”

小肥龙立刻炸毛,几乎是跳着正面转过来,狂拍肚皮证明自己:“我哪里胖?我是家里最可爱的。”——然后圆嘟嘟的肚子肉抖了两下。

小肥龙沉默两秒:“……我叫马龙。”

张继科憋住大笑的冲动,伸出一根手指讨好地握住它的爪子:“你好,我叫张继科。”

小肥龙不情不愿地低声答应:“你好。”

张继科摸摸它的犄角,难得温柔安慰:“别怕,好好睡一觉,明天我送你回河里。”

小肥龙错愕地看向他的眼睛,瞳孔彼此倒映,它的龙脸刷地变红了,滋滋地往外冒着热气,一溜烟滑进被窝里裹紧自己,闷声说道:“嗯,谢谢你。”


4

第二天早上,张继科如约送小肥龙去护城河。

城郊偏僻,加上大清早交通方便,一路到达的很畅通。张继科把小肥龙藏在外套里,小心翼翼地确认附近都没有人以后,才在岸边蹲下身,打开外套放它出来。

小肥龙看到熟悉的护城河几乎热泪盈眶:“我的河!”

张继科捏它背后两侧的肉疙瘩,轻轻推它的背脊:“你赶紧下去吧,免得一会儿又脱水了。”

小肥龙没再说话,回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纵身跃入护城河。

或许是有龙居住的缘故,这里的河水清澈明亮,经清晨阳光照射后愈加显得波光粼粼。马龙的入水将光芒轻易揉碎,激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泛着温柔的波动,从入水处向对岸逐渐扩散,很快又复于平静。

张继科等了好一会儿,小肥龙依然没有出水。

他试探性唤了一声:“马龙?”

水面仍旧静止。

看似澄澈的河流,却在张继科想要看清水下的时候变得异常模糊,仿佛内里潜藏着神秘的暗涌。

他有点失望,抬头茫然地看向周围。失去小肥龙后,从昨晚意外捡到、夜里同床共枕到现在赶来河边补水,竟然都像场黄粱一梦。

张继科不甘心,继续唤道:“马龙?”

这次水面忽然有了动静,涟漪飘荡,一个带顶高帽的年轻男人从水下轻飘飘地浮了上来。


5

年轻男人微笑道:“我是河神。”

张继科:“……”

他嘴角抽搐,看着年轻男人近似虚无的脚底径直踩在水面上方,忍不住捂胸口安慰自己:既然有龙,有河神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个鬼啊。

张继科紧张地询问:“你找我做什么?”

“我听说你掉了一条龙”,河神手里突然出现两条龙,一手拎住一只犄角,慢悠悠地说道,“现在我手里有一条小盐龙,还有一条小甜龙,请问哪只是你丢的?”

这个故事太老土了吧。

张继科皱眉看向河神手里的龙。左边的盐龙双手抱臂,神色清冷,红色的鳞片闪闪发光,帅气的一塌糊涂。右边的甜龙乖巧可爱,眼神含情脉脉,盯着张继科张开手索要拥抱。

张继科真没想到自己能一天见到这么多条龙——当然他甚至连世界上有龙这件事都没想过。

他冷静地摊手道:“哪只都不是。”然后指了指河神背后的尾巴:“我丢的是藏在你后面的那条小肥龙。”

尾巴闻声受惊似的呲溜一下缩了起来。

张继科:“看到别龙,发现你在龙里果然算超重的。”

小肥龙生气地一下从河神背后飞出来,爪子里还抓着自己的尾巴,气冲冲地发火:“你放屁!”


6

事后小肥龙叉腰质问:“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张继科:“河神挡不住你的身材。”

小肥龙:“……”

张继科:“别的龙太瘦了。”

小肥龙:“……我要召唤闪电了!!”

张继科:“哦,其实是因为红鳞一看就是假货。”

小肥龙立马笑开了花:“算你识相,河神说既然你知道了我的名字,从此以后必须专门投喂我。”

张继科叹气:“不然呢?”

拾金不昧没问题,拾到龙,就得另当别论了。



Fin.

最近有点忙,非常仓促的送上迟到的元宵快乐,就让我成为最后一个祝福的人吧,感谢阅读。

评论(146)
热度(1429)
  1. 柠檬汽水希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备份号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