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纯情房东俏房客/上


画风清奇,注意避雷


1

马龙看着最新一个月的工资单。

挣钱速度堪忧不提,昨晚还在亚马逊无所畏惧地下单了漫威和DC手办用来供养——论双担粉的自我修养。

问题是再这样下去离吃土就不远了。

他叹口气靠在椅背上,眼神放空看向墙壁,慢慢又顺着壁纸的纹理环顾四周。

欧式风格装修,三室一厅,九十余平米,不算特别大,独居绝对绰绰有余。

这是当初大学毕业时候家里人出资付的首付,说近些年房价涨的快,早晚都得买不如趁低价杀入。

长辈们眼光老辣,房子确实升了不少值,可相应的,马龙从工作之初就背上房贷按月揭。

养房千日,用房一时。

马龙忽然有了主意,是时候靠它赚点外快了。


2

本人男,现有房屋求合租,三室一厅,97平方米,楼层朝南,采光良好,交通便利,可以自带家具。房租价格或面议。欢迎感兴趣者来访。联系方式:xxxxxxxxx。

他花了点钱把合租信息挂到小区附近的中介。

之后半个月,中介经理陆陆续续带了好几个据说信用度不错的客户来看房。

第一个拜访的房客性别男,穿一身碎花衬衫,翘着意义不明的兰花指,眼神娇嗔。

马龙勉强打招呼道:“你好。”

碎花衬衫男:“你家房子真好看~”

马龙支支吾吾:“额,谢谢。”

碎花衬衫男抛了个媚眼:“但是~你更好看~嘻嘻~”

马龙:“……”

第二个房客是蹬着恨天高的浓妆都市白领女。

马龙吃惊地问:“怎么还有女的?”

白领女:“你什么意思?性别歧视?小心我告你!”

马龙赶紧摆手:“不不不,我只是觉得和男性合租会更方便一点而已。”

白领女翻个白眼:“gay里gay气,全民搞基。”

马龙:“……”

第三个房客穿一身黑色,神情阴森沉郁。

马龙后退了两步:“你、你好?”

阴郁男拖着音说话:“你这里……光线好足……”

马龙点点头:“对对对,坐北朝南,一天大部分时候都能照到阳光,暖融融的,采光特别好。”

阴郁男:“我怕光……我情愿溺死在黑暗……”

马龙:“那个,有窗帘的。”

阴郁男幽幽瞥他:“没用的……万物皆虚无……”

马龙:“……”

中二晚期,建议直接出门左转挂专家号就诊。


3

大半个月过去,马龙没遇到过一位正常的房客,中介经理也有几分不耐烦,甩给他一张崭新的名单,推脱说事务繁忙让他和人自行联系。

马龙想想自己交的钱,咬牙忍下了。

他按照名单上的号码打过去。

那头悠悠扬扬飘起疑似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铃声,“嘟”地一声接通后蜜汁口音冒了出来:“喂?泥是shei?”

马龙:“……张先生你好……”

一个四十岁秃顶乡土男人的基本形象在他心里确凿。

算了,年龄大点兴许更靠谱?

马龙在电话里耐心地和对方解释了自己的房东身份和通话原因,最后委婉询问什么时候有空能约出来见一面看下房子。

那头画风陡然一转,嗓音低沉,普通话字正腔圆:“好的,谢谢马先生。这周六上午十点你看行吗?”

马龙猝不及防,耳朵被苏得扑棱一抖,依靠本能下意识回答:“可、可以。”


4

马先生捧着已经挂断的手机,神色认真。

声音这么好听,头肯定不秃。


5

周六上午十点还没到,改装过的门铃就响了起来,周杰伦的歌声瞬间满屋飘荡。

马龙打开门,看到了和他通过话的青岛张市民。

果然不是秃头。

“你好,我是张继科。”

“我是马龙。”

两个人客气地握了握手。

张继科在门口换了鞋,跟着马龙一路参观整个房屋。他不怎么说话,但专注地听马龙絮絮叨叨。

“这个房子我才住三四年,当初是精装修。阳台隐私性不错,衣服也很容易晾干。打算租出去的是客卧,比主卧只小了一点,窗户采光非常好,有空置的衣柜供你使用,当然你可以自带。厨房厕所可以共用,只要合理安排时间就可以……”

马龙说得口干舌燥,突然反应过来张继科只应声没表达过自己想法:“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说太多了?”

张继科摇摇头道:“没有,我很满意,什么时候可以签合同?我急求住处。”

马龙愣在原地。


6

原来积攒大半个月的晦气是为了一次性遇到张继科这么完美的租客。

长得好看,音色好听,性格好,没有怪癖,对房租毫无质疑,审美更是尤为特别。

瞧他穿的荧光绿T恤,脚踩的小蓝鞋,多好看。

马龙拿着租赁合同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7

有了房租,马龙决定奖励自己。

电脑屏幕泛着白色的莹光,他摆弄鼠标戳来戳去,往购物车里先加一个钢铁侠,再加一个蝙蝠侠。

还没到手的金额已经被花出去一半。

马龙捂着双担的心口又痛又爽。


8

和张继科的合租生活很快就正式开始了。

两个人起初都不太习惯。

比如厕所是公共的,早上张继科习惯性进行人体管道疏通,迷迷糊糊刚睡醒的马龙推门走了进去。

然后一个激灵吓醒了:“操——??”

张继科= =脸看他:“我都没叫你叫什么?”

马龙:“你怎么不关门?”

张继科:“谁知道你突然闯进来?”

马龙:“这是我家!”

张继科:“我付了房租。”

马龙:“……”


9

马龙一边暗自不服气,一边走神往下看。

……还挺大的。


10

再比如家里只有一台无线蓝牙音箱。所有权自然属于马龙,但张继科表示愿意通过一定程度上的提高房租来换取家里所有电子产品的使用权。

马龙纠结两秒,立刻同意了。

都是用了几年的旧物,张继科也不是大咧咧的人,相信不会轻易做出损坏的事情。

之后也的确相安无事——直到张继科动手切了周杰伦的龙拳,换成刘德华的忘情水。

马龙:“……”

那种四十岁秃顶中年人的感觉又回来了!

张继科拨了拨额前的碎发,认真说道:“不骗你,这张专辑已经被你循环播放到要听吐了,不如听点经典老歌洗洗耳朵吧。”


11

张继科是个非常有意思的房客——即使在他之前,马龙并没有真正和其他人相处住过,他也依然能感觉出这个人的有趣和独特之处。

至少除了张继科,马龙从没有在生活里见过一个男人如此喜欢“洗”这项活动。

洗澡,洗碗,洗衣服。

日常能“洗”八百遍。

本来这和马龙没什么关系,何况他不是喜欢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人,但相信任何人眼睁睁看着张继科从盆里拎出一条极其眼熟、眼熟到好像自己昨天才穿过的内裤准备晾晒都会淡定不能。

马龙从张继科手中一把抢过来,脸颊涨红。

张继科坦然道:“你放在衣篓里,我洗衣服看到就顺便带你的一起洗了,洗衣机不如手洗干净。”

马龙:“……我谢谢你了。”

张继科摆摆手:“可以减点房租吗?”

马龙:“滚。”


12

晚上马龙做噩梦。

梦到张继科一脸狰狞地对洗衣机咆哮:你尽管洗!有我洗得干净算我输!

洗衣机呜呜呜地剧烈震动。

最后砰地一声——瞬间爆炸,完成双杀。


13

他吓得一激灵,等彻底清醒以后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张继科的床上。

客卧的采光效果确实不差,天微亮,泛起鱼肚白,晨曦的光透过百叶窗温和地盈满一室。房间被现在的使用者收拾得干净整洁、纹丝不乱,床头柜上还放了一本封面素雅的当代诗集。

张继科正站在窗口抽烟,听到动静回头,夹着烟的手指微动,烟灰抖落在旁边的垃圾桶里。

他神情复杂,眼神里全是戏:“马龙,你说实话。”

马龙懵了:“?”

张继科继续问道:“你是不是想泡我?”

马龙:“……”

张继科:“不然为什么半夜爬上我的床?”


14

马龙费了好半天劲才和人解释清楚。他睡觉不老实,睡眠质量不太好,有时不仅会说梦话,偶尔严重起来还会有梦游的情况。

家里客卧以前没人住的时候,马龙每次梦游都会跟随潜意识从主卧爬起来去客卧睡。但因为他早上从客卧醒来的次数不多,也很久没再出现这类情况,就掉以轻心,忘记跟房客特地提及此事。

马龙愧疚地道歉:“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

张继科的神情还是那么复杂,混着一丝惆怅,四十五度角望向窗外的天空:“居然是这样……没关系。”

喂你这种遗憾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15

马龙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张继科可能也不是一位正常的房客。



TBC

标题借鉴自赤松健老师,与原动漫没有关系。请勿上升真人,欢迎友善批评建议。后面会是壳视角。

评论(133)
热度(1927)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