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你的敬业福

*ooc

       

1、

“你们谁有多余的敬业福?”

“五福凑齐了吗!”

“您的好友请您赐一张敬业福。”

支付宝这个每年一度的营销活动简直太成功,马龙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原本一窍不通,结果坐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被周围人耳濡目染地科普个几分钟,连支付宝没打开过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所以龙队有了吗?”

“队长欧皇体质肯定有了。”

“没呢,”一直吃着饭安静倾听的马龙总算说了句话,“我没扫过。”

“居然还有人没扫过?”林高远难以置信地看向马龙,那惊讶的小眼神仿佛他是来自外星的不明生物。

马龙不理他,夹菜吃饭,嚼吧排骨,异常满足。

林高远赶紧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一点,捣他的胳膊,眉毛贼兮兮地挑:“哥,要不你现在扫扫看吧?你这么欧肯定能扫到敬业福。”

马龙的欧气是队里出了名的。自从某游戏火了之后,来看球的女生从以前比赛后喜欢围着他们索要签名合照,变成了现在喜欢围着他们索要签名合照然后掏出手机让他们画个五角星——上次马龙拗不过随手画了几笔,结果帮两个女生出了ssr,现场登时一片惊呼。

林高远站在旁边,硬是从妹子们眼里看出了非洲酋民蹭欧气偷渡成功的顶礼膜拜。

马龙拍开林高远的手,打断他的回忆:“你就剩那点眉毛,可别瞎抖落。”

满桌人捧腹大笑,闫安喷出一口白米饭。

林高远哀嚎:“哥,你还说我……”

后面的话自动消失在马龙睨过来的眼神里。

“少来,”马龙咽下最后一口饭,端起餐盘走人,“我不玩这个,你们多扫几遍也许就有了。”

     

2、

等晚上回去,马龙今天第一次看见张继科。

他上午参加训练,下午赶去听老师开小灶补习学业,张继科上午接受康复训练,下午投入技战术练习,两个人时间恰好完美错开,导致一整天没说上话。

这对他们来说本来不算什么,十几年时间累积,相处的时间远大于分开——所以马龙见到如此热切的张继科不由得吃了一惊。

“龙,”张继科胳膊勾过他的颈项,腆着脸凑近,“你手机还有电吗?”

“有啊。”

“摄像头坏了吗?”

“废话……坏了前两天拿什么跟你视频?”

“现在有空吗?”

马龙终于警觉起来:“你要干什么?”

张继科咧嘴坏笑。他眼窝深,几层眼皮皱褶累积,笑的时候被戏称小核桃,偏偏五官搭配的好,让笑意具有极强传染力,轻而易举带动身边人哄笑一团。好在马龙定力强,强忍着情绪绷住脸,“快说。”

张继科搭在他胸前的手忍不住摸上来,摩挲马龙下巴冒起的稀疏胡茬:“急啥,听说过AR吗?”

“不是都在说VR?”

“它俩不一样,”张继科憋半天也想不出怎么解释两者的不同,干脆泄气地挑明,“……你扫了支付宝的福吗?”

马龙:“……滚。”

他难得翻个白眼,推开张继科不规矩的手,把随身背着的包放下,掏出里面保护的龙五,拿毛巾反复擦拭。张继科跟着他的脚步移动,在后面一边瞅一边酸溜溜地哼气:“我都没有一个拍子重要。”

“你舍得拿蝴蝶和我换?”

张继科呛了一口,悻悻然道:“龙队真治我。”

      

3、

身为手机依赖症晚期患者,张继科自认是队里走在潮流最前线的人之一。支付宝的五福活动甫一重现,他就颇有兴致地对着自家防盗门上的楷体福字一通扫——只见红光四射、流光溢彩,哗啦啦冒出来一堆福。

除了传说中的敬业。

集齐这个活动简直可以逼死强迫症。张继科从此踏上了求敬业福的不归途,钱不重要,他一心只追求五福融合的瞬间、追求那份完整的快感。

结果他好像自带非洲人buff,不仅自己抽不到,周围也没有一个人能多余。直到归队以后见到马龙,顺便从弟弟们口中听说了辉煌的欧洲人历史,张继科的眼里又燃起希望之光。

马龙:“……这玩意到底值几个钱让你搁这儿瞎折腾?”

张继科靠着衣柜门,神情故作委屈:“这和钱没关系,这是不认输的问题。”

他笃定了马龙吃这套,使得是信手拈来。

马龙努力忍笑:“我不玩这个。”

“你骗骗他们几个还差不多,”张继科眨巴眼睛,“咱俩就别玩这些花样了。”

马龙总算是笑了。牙齿白净,齿列整齐,跟个小鼹鼠似的,眼睛半阖,露出的瞳仁又黑又亮,在白炽灯下闪闪的好像在自发光,“……我也不一定能扫到。”

张继科听出了松动的意味,立刻大尾巴狼得逞似的贴上来,满怀期待地送上夸赞:“我信你。”

       

4、

等马龙慢吞吞地掏出手机打开扫一扫,两个人才反应过来集体宿舍里并没有福字可以扫,还是张继科灵机一动上网百度了相关图片。

他随手点开一张红彤彤的福,把手机递过去,居高俯视,看马龙托着腮低眉垂眼,举着苹果扫福,认真到近乎可爱。

谁包容他一路以来的血性释放,数年如一日交付后背,连最无趣的小事都选择奉陪。

好像只有马龙。

软件自带的扫描音效依旧在断断续续响,张继科忽然走了神。

一堆话在喉头滚来滚去,最后化成虚无咽进胃里。感情是日渐发酵的过程,在密封不见天日的阴暗里酝酿出香浓酒意,让品尝都变成一件奢侈的事。张继科愣怔地看着马龙头顶翘起的呆毛,忍不住伸手挑弄了一下。

马龙困惑地抬头:“做什么呢?”

“……帮你把头发压下去。”

马龙做出个噢的口型,继续说道:“上面提示我今天的次数用完了,没抽到敬业福。”

“没事儿,很正常,反正还有几天可以扫……”张继科弯下身,手肘撑在桌面,有些遗憾地接过他的手机,定睛一看,“卧槽——你他妈扫出了两张万能福?!”

       

5、

马龙瞬间翻身当上主人,手持两张万能福尽情欣赏张继科的谄媚样。

他这回儿笑得堪称世界第一灿烂,眼睛眯成缝隙,瞳仁都看不见分毫,眼角皱起浅浅的笑纹,肤色在灯下白的几乎反光。

脸白,果然欧洲人——张继科从三年前走上美黑路后,第一次对自己的坚持产生了怀疑。

“说好的扫出来以后给我呢?”

“谁说过?”马龙学他刚才眨巴眼,“我要报酬的。”

张继科心里简直有一百只幼猫在伸出爪子不轻不重地挠痒痒,勾得他心燥意乱,总觉得事情已经脱离了集齐五福,转而滑向更露骨的深渊。他勉强按耐住性子,盯着马龙的眼睛道:“你说。”

马龙什么都没说,凑上去吧唧了一口。

       

6、

张继科脑袋晕乎乎的,颇有种时空倒错感,回到了十四五岁那个第一次喝酒、互相依偎醉倒的夜晚。

我一定是在做梦。

他这样想着,伸手按住马龙的后脑勺,将正欲分开的唇瓣重新黏合,舌尖探入,如痴如醉,加深了这个迟到许多年的吻。

索性,梦得更荒唐一点好了。

       

7、彩蛋

“这就是你折腾那么久的价值?”

马龙连续发送三个微笑表情。

“也许不该我来开的…………”

张继科看着自己发过去的截图欲哭无泪,上面1.08几个数字再次确凿了一件事——某洲血统,不是你交一个欧皇男友就可以化解的。

       

Fin.

他们在我心里是双箭头啊。

送给94,希望你一直都好

评论(145)
热度(1421)
  1. 柠檬汽水希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备份号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