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匹诺曹

*ooc

       

1、打嗝

事情是这样的。

马龙按照惯例呵着气用手擦板子,场上是安子和高远在比赛,对拉间乒乓球砸在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他眼珠子跟着白色的小球来回转动,看似专注,其实脑海里一片空白,莫名其妙地漫游到天际。

可能昨晚没睡好,这会儿注意力有点难集中。

“擦这么多遍啊我的哥?”

许昕刚从隔壁球台下来,手里还拿着白色的毛巾,盖在头顶一通胡乱擦拭。他停在马龙身侧,看了眼旁边空荡的座位,理所当然地一屁股坐下来。

运动后湿热的气息蒸腾,两个人凑得近,马龙被他感染的有点烦躁,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不是吧,你紧张?”

马龙下意识反驳,“没有——嗝!”

“……”

“……”

许昕赶紧憋住笑,用肩膀撞他。

“嗨呀,你不会是早餐撑着了?”

“……”

马龙默默地扭头,懒得搭理这么弱智的问题。

      

2、奇妙

就是这么个事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马龙发现自己一旦说谎——甚至有时候称不上谎言,只是稍微违背内心真实想法的委婉表达,都会完全控制不住地开始打嗝。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呀。

如果不说出善意的谎言,难道要告诉食堂阿姨今天的饭菜真的难吃?或者对秦指导坦白昨天确实有过两秒钟嫌弃您唠叨?

怎么想都做不出来。

马龙一边打嗝一边委屈地埋怨。

他甚至不知道该埋怨谁,干脆整天沉着脸抿唇不说话,恰好赶上队内大循环比赛,一天要连续打好几场,气氛本来就紧张凝重,配上马龙严肃的面孔,压根没有几个人敢上来搭话。

弟弟们忍不住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

闫安:“我刷微博知道的……这好像叫盐一脸?”

林高远:“一定是因为你偷走了他的眉毛!哈哈哈哈!”

樊振东:“或许是科哥没来……”

马龙默默地扫过来一眼,几个人立刻噤声,抬手放到嘴边做出锁拉链的动作。

       

3、偷吃

“阿嚏——”

张继科打了个喷嚏。

他趴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训练视频,腰伤意外复发,加上昨晚睡姿没注意不小心落了枕,早上找队医冰敷按摩后还是有点够呛,于是被刘指导批准休息半天。

这种情况的休息谁想要啊。

他苦笑一声,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盯着电视屏幕,伸手摸索半天从枕头下掏出手机,点开微信图标。

技术分析的话外音始终没停下,张继科安静地等待页面打开,手指在间隙无聊地来回拨拉,想找到马龙——其实也不用找,置顶在了爹妈的后面。

“中午回来,给我捎份饭呗。”

他话语沙哑,光听声音就可以想到模样。胡子拉碴没法儿刮,面容因病痛而憔悴,额头起了好几粒红痘痘。早上队医来做按摩的时候还开玩笑,本来可以靠脸混口饭吃,结果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样子。

张继科把手机丢到旁边,撇着嘴想,哥怎样都好看,保三争一没毛病。

马龙回复的速度和他想象中一样慢。

语音里有些气息不稳,显然是刚从台子下来。

“你想吃啥?”

“随便,有拍黄瓜就行。”

“又吃……今天食堂没做拍黄瓜——嗝!”

“……”

“……”

“你是自己先偷吃饱了吗?”

马龙懊恼地长按语音,松手发送,“滚!”

      

4、露馅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马龙生气地拎着打包好的盒饭上楼梯。

没完没了的打嗝简直要了他的命,路过的人无不带着或调侃或同情的眼神,虽然早就过了不习惯众人瞩目的年龄,但这种奇怪的关注还是令马龙坐立难安。

尤其当许昕坐在对面叼着筷子追问,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没有——嗝!”

“真的吗?看着不像啊。”

“真的——嗝!”

嗝嗝嗝嗝嗝,妈的,什么时候是个头。

马龙一腔怨气无处发泄,鲜嫩美味、油脂欲滴的红烧肉也难以吞咽,索性搁下筷子,去给张继科打饭,然后提溜着饭盒径直回了宿舍。

刚打开门,就听见播放的动静,好像是科研组制作的视频,正巧放到了马龙那一段,说他前三板非常优秀,慢镜头剖析了他是用怎样一个刁钻的手法硬是从奥恰手里接到了某个“死球”。

腰伤的影响未褪,张继科乖乖趴在床上,左手撑着落枕的脖子,别扭而怪异地直勾勾盯向屏幕。

马龙叹口气,把饭盒递给他。

“看什么,看这个不如起来和我打一场。”

“我这不是腰没好吗?”

张继科打开盒饭,挑眉仰视,“谁惹我们龙哥了?”

“没有人,”马龙脸颊憋得通红,硬生生撑了三秒钟,最后宣告破功,“——嗝,嗝。”

      

5、傻瓜们

“你看,原来这个症状叫匹诺曹综合症,”张继科恨不得把手机屏幕贴到马龙脸上。他本来形容憔悴,这会儿倒笑得十分夸张,精气神瞬间回来一大半,“你这是得了韩剧女主的病啊。”

“滚蛋儿。”

马龙恼火地瞪他,要不是顾忌他伤病在身,下午还要去比赛,早一脚踹过去。

“别介,我就觉得很神奇。”

张继科拭去眼角笑出来的泪花,一边往嘴里塞黄瓜片,一边好奇地询问,“真的只要说谎就会打嗝吗?”

“当然不是——嗝!”

马龙刷地站起身,咬牙切齿地握紧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继科笑开了怀,伤病和比赛糅杂的紧张压抑感都被冲淡不少,他笑够了,忍不住捂着脖子嗷嗷叫唤,“卧槽,扭着了扭着了,好痛。”

“活该。”

马龙嘴上吐槽,手却不自觉搭上张继科的后颈。

他手指细而柔软,力道放轻,揉捏的动作颇有种给大型犬顺毛的错觉。

“谁让你晚上睡觉不老实,刘指导都说你了。”

“刘指导他就这样,不管多大事儿都要说我。”

张继科嘶嘶地倒抽气,没停歇一会儿,又兴致勃勃地划拉手机网页,“这个病有意思。网上都说,你要是做卷子遇到不会的题,把ABCD都念一遍,哪个打嗝就知道哪个错了。”

“你四不四撒?”

马龙操着一副软糯的东北口音,手掌不客气地拍他后脑勺,“那样估计会从头嗝到尾。”

“……也是。”

       

6、低气压

下午的比赛打到最后艰难地获胜了。

刘国梁带着教练组坐在席上看完整场,后来简单地点评一句,你这是抽签儿的运气好。

张继科抽抽鼻子,心里其实挺赞同,没办法,腰伤复发太会挑时机了。

等站着听刘指导唠叨完几十分钟的全天总结,一群年轻的大小伙子压根来不及多愁善感,浩浩荡荡地奔向食堂排队等投喂。

马龙心情也不好——公共场合说不来违心话,干脆只能选择闭嘴。周围人聊得热火朝天,他面无表情地一口接一口吞着米饭,对面还坐了个沉默的张继科,气氛低落的近乎诡异。

隔壁桌的许昕味同嚼蜡,咽下两根小白菜后,耐不住性子用胳膊拐方博:“他俩这是吵架了?”

方博懵懵地抬头,嘴角还粘着米粒,“啊?什么?”

“算了……谅你也不懂。”

“你大爷,说谁呢?!”

        

7、溜达

“刘指导的话你真放心上了?他经常这么说,如果今天腰伤复发的是我,打得可能并没有你好,我看到有几个球真的只有你才能打出来。”

等到吃完饭结伴回宿舍,穿过林荫小道、四下无人时,马龙忽然轻声碎碎念。

张继科右边胳膊还懒散地搭在他肩头,左手撑着自个儿的腰,漫不经心地迈步。今天比平日结束得早,天还没有彻底入黑,余晖从树叶罅隙里洒落,轻柔地铺在两个人的运动服上,染满昏黄的光晕。

“你说呢?”

他声音压得低,眼神飘向上方擦着头顶而过的树叶,倏地伸手一把扯了下来。

马龙疑惑地看他,“?”

“长得好看,送给你。”

叶片是纯正的绿色,脉络清晰,茎干笔直,触感温和,被夹在指腹粗糙的茧中间,莫名透出盈盈的生命力。

张继科笑起来,眼睛眯成缝隙,三层眼皮堆在一块儿衬得眼窝深邃可爱。

“龙,你说你这毛病百分百准吗?”

马龙没反应过来,怔怔地摇头,异常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

——没打嗝。是真不知道。

光影渐渐暗淡,日暮垂落,山峰吞没红日,黑幕缓缓拉开,笼罩了京城的迷离身姿。

张继科在夜色里促狭地笑,“那你大概也不知道,有时候,我真感觉你在暗恋我。”

这话猝不及防,马龙停在原地没说话,隔了半响,才腼腆而无声地比出个“我没有”的口型。

远处路灯到了预订的时间瞬间成排亮起,张继科下意识循着光望去,天生招风的耳朵敏感地抖动,意料中听到一声轻微的——

嗝。

       

8、双箭头

张继科有点心悦这个匹诺曹综合症了。

他后来特地抽空翻到当初的科普网页,在评论区里匿了名留言,“我跟你们说,喜欢的人出现这种症状,真是走大运了。”

       

Fin.

*和 秘密 算是同系列文吧。

*送给@少年听鹿 ,祝生日快乐哇。

评论(89)
热度(1101)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