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零零碎碎

*ooc

      

交握

天太冷,冻得马龙一阵哆嗦。

还没到走红毯的时间,西装外面临时套了件魏桥的橙色羽绒服用来取暖,拉链意思意思地只提到胸口,风一刮,马龙忍不住蜷缩肩背、曲起胳膊,手掌松松地握成拳收拢进衣袖里。

他细白的手指紧紧攥着西装袖口,黑色的布料被捏出细密的褶皱。脸上笑容灿烂归灿烂,但难免被零下的低温冻出几分僵硬感。

冬季的北京室外没得说,冰冷的寒意能顺着衣物一溜烟儿钻进骨髓里。这样的天气,裹成球都未必暖和,更何况穿着单薄的正装。

扑面而来的风仿佛抱成团从领口处往身体内部猛灌,热量被迅速剥离,马龙情不自禁打了个激灵,被工作人员劝了两句才抽着鼻子回到休息室。

他贴着暖气片儿站,又是哈气搓手,又是跺脚捏耳垂,好不容易升点温度——等脱了羽绒服再次出门走完红毯回来,整个人瞬间重回刚从冰里打捞上来的状态。

张继科在后台见到他,下意识抬手击掌的时候因此吓了一跳。

原本掌心相碰而过的动作被手指翻转绕成了相握,冰凉的皮肤和温热的手掌妥帖地每一寸接触。

“这么冷?”

“不是……刚脱了下。”

马龙腼腆地笑,鼻尖还泛着一点点红晕。两个人身后跟了一大批媒体记者,怎么看也不是细聊的时机,只能借着两秒钟的握手传递所有温度和心意。

张继科指尖轻轻勾过他的骨节,无声地放开了手。

      

领结

“你今天怎么系了领结?”

“果然只有愚蠢的问题,你看我会打领带吗?”

“给你笨的。”

“那你怎么不系领带?”

“…………队长都不会,我哪敢会?”

“就嘴贫吧,成天瞎得瑟。”

      

龙哥

“你是龙哥粉丝吧”——马龙后来才从别人嘴里听到这句话,他把几个字翻来覆去在心里咀嚼,揉着鼻子总想笑,毕竟听张继科主动喊龙哥的机会实在屈指可数。

那会儿不在现场真的太遗憾了。

他越想越得意,结果坐在副驾驶上真笑出了声。

“你又不是第一次见到蔡依林了,至于吗?”

驾驶座位上的人瘪着嘴往左打方向盘,窗外夜色迷离,光和影交替打在张继科脸上,从马龙的角度瞥过去,竟然硬生生看出了几分委屈。

“你这什么表情?”

马龙憋住笑逗他,儿化音含含糊糊得可爱。

“哦,疲劳驾驶的后遗症。”

张继科拗着脖子回答。

“哈哈哈,”马龙终于开怀大笑,“那你再叫一声龙哥,龙哥考虑代你开会儿车。”

      

写诗

马龙习惯了做事情不敷衍,何况这事儿关乎女神。

从节目宣布录制结束那刻起,他就捧着手机皱眉绞尽脑汁地开始构思。

诗。写诗。怎么写诗。

他抬头看张继科,张继科摸着下巴冲他坏笑。

——除了喜欢给我挖坑你还有什么用??

马龙恨恨地敲手机键盘。他可以瞬间说出八百字木吉他波尔精神蝴蝶狂飙的手感有什么不同,也可以长篇大论地分析林高远闫安的技战术特点,偏偏酝酿不出半点儿诗情画意。

“不如让我唱首歌儿。”

他嘟嘟囔囔,想了好一会儿才总算编完,中途还差点迷路找不到回去的方向。

编辑好发微博的时候顺手艾特了张继科。

“你这诗,水平太高,我不敢点评。”

张继科站在旁边看着他点击艾特,笑出一脸褶子。

“看到那边的门了吗,请圆润地滚出去。”

马龙露出帝国破坏龙の睥睨。

     

微博

“Jolin都夸我,所以你是真不打算回复了?”

“我得掰回来一局。”

“什么局?”

“喏,你自己看看我微博,我在里约发微博的时候艾特你,请问你睬我了吗?”

“…………幼不幼稚??”

马龙把手机扔还给他,张继科嘴角向上牵扯,笑着摊手,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再说了,我要真回复岂不是坐实尬诗的名头。”

“胡说八道!那些肯定都是我的黑粉!”

马龙滑过满屏的求尬诗。

捂着脸简直没眼看,“算了,女神喜欢就好。”

      

时代

“……我想说这一代我们做到了。”

张继科坐在底下看向马龙。

灯光亮地似乎能晃花眼,马龙站在台上熠熠生辉。

他好像什么都没听见,又好像每个字从他的嘴里吐出转而牢牢刻在了他的心上。

滴落的汗、受过的痛和人生中闪耀的巅峰,片段切换,光芒扫过灰色的重重阴霾,最后定格在双手紧握身披国旗的瞬间。

他们先是竞技体育人,再是张继科和马龙。

值得庆幸的是,无论哪种身份,他们都做到了。

      

Fin.

谢谢包容我的小学生文笔。

评论(53)
热度(857)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