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你永远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ooc

        

你永远搞不懂张继科在想什么。

譬如听到大宝贝要马龙去给他做人工呼吸,还能照样躺在地上,面对无数记者媒体长枪大炮和迷妹们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镇定自若地就不爬起来。

这很水瓶座,充满了另类与不可捉摸——何况碰上契合度满分的天秤座。马龙嘴角笑出可爱的涡,渐渐弯下腰身,这个动作在张继科眼里缓慢播放,让他心脏急速跳动,迫切渴望着即将发生的未知。

然而并没有什么人工呼吸。
      

马龙仅仅屈下膝盖,双手交叠按在张继科胸口位置。他身上穿的是短袖T恤,动作间露出好看的手臂线条,肤色白净,肌肉毕露,青筋突起,让镜头后面的迷妹们连声抽气。

张继科倒是淡定的很,主要是见多了。从小一起长大,他对这双手的了解仅次于自己的手,白嫩、生茧,受伤、痊愈,他见证了马龙从孱弱到坚实的征途,彼此间握手、击掌和相牵,也让张继科牢牢记住了马龙手掌的触感。

那双手此刻隔着衣料,在他胸膛上装模作样地重重按压。两个人刚打完一场娱乐赛,很久没有这么心情放松,连带着身体都热络起来,手掌的温度透过料子熨烫在张继科的心口,让他全身暖融融的,忍不住躺在地上仰面笑出声。

场馆瞬间沸腾,本来就是喧嚣不断,在两个人的纵容下愈发夸张,一副要掀翻屋顶的节奏。张继科有点犯了人来疯,心痒难耐,总觉着自己抓住了个好时机,不趁着空当放肆一把都不符合他的性子。

结果马龙眼角带笑地睨了他一眼,站起身。
       

什么都别说,张继科拍拍衣服一跃而起。

年龄大了,哪能再跟二十刚出头那阵似的没头没脑瞎疯狂——其实都他妈是借口,张继科不过自觉看懂了马龙的暗示,谁知道那是不是暗示呢,反正他就惦记在心里了。

周围人声鼎沸,热量发散着彻底驱散了郑州的严寒。世界的眼里只有他们,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活动还没结束,张继科已经开始胡乱构想等会回宾馆后的场景,他眼睛还有点肿,表情控制得好,让人压根分辨不出他是在漫不经心地跑神还是正儿八经感到疲惫,更猜不到他脑子里其实正循环播放马龙跪上球台和俯身心脏复苏——那个差点让他以为真要人工呼吸的场景。

这分明是他们的日常,但发生在公共场合却生出一种好似公开的错觉。张继科喜滋滋地品味,向来难以捉摸的脑回路最后耿直地单箭头指向今晚的马龙。都是马龙在吊我,没有他的放鱼饵,怎么会有我现在咬住钩子的兴奋感。

他越想越是这个理儿。视线偶尔和马龙撞上,火花四溅,噼里啪啦,偏偏马龙暖洋洋的笑里带了点儿得意,总是转过头不再看他。
      

要死了,要死了,马龙绝对是故意的。

张继科恨恨地咬紧齿列,像是等候猎物露出破绽的豹,绷紧背脊,潜伏着伺机咬住脆弱的咽喉,一击毙命。他当然不要马龙的命,他只要马龙这个人。

活动结束的晚,各种官方的寒暄道别之后,等他们回到宾馆已经接近凌晨。按理说连轴转应该疲惫极了,但架不住神经异常兴奋,张继科明目张胆地倚着墙壁守在一旁等马龙用门卡开门。
      

“你怎么那么不要脸?”马龙扣着门把手,侧身瞥他。相处半生,张继科早就读懂他的好心情,腆着脸放肆地主动撞开门闯了进去。长廊上有人经过,马龙不好意思多做纠缠,也慢腾腾地走进了屋内,反手阖上门。

几乎是一进屋就猝不及防地被抵着撞上门板,硬实的质地让马龙整个背部痛到发麻,他有些恼火,又有些难以明说的激动,贴着张继科凑过来的嘴唇狠狠咬住,舌头探入口腔舔过柔软的颚肉,很快便尝到了些许腥涩的铁锈味。

张继科的身材比马龙大一号,压在他身上结结实实的完全覆盖住。门卡还没来得及插上,室内漆黑一片,只有落地窗外星星点点的灯光照射进来。马龙在阴影里抬眼看他,眼神里充斥着无法描绘的情和意。张继科心口满溢,即使夜色模糊了视线他也知道目光里面混杂糅合的是什么,是马龙的微笑、信任、纵容和十四年慢慢蜕变坚定的爱。

他情绪激狂,化被动为主动,用力加深唇齿厮磨。

分离是很久之后的事,张继科和马龙额头抵着额头,鼻尖蹭着鼻尖,呼吸喘气仿佛都在一个圆内交换。气氛温柔缠绵,马龙难得的对黑夜失去恐惧感,安安静静地闭上眼睛。
      

但你永远搞不懂张继科在想什么。

他声音低哑,忽然开口认真夸赞道,“……你人工呼吸做得比心脏复苏好多了。”

       

Fin.

评论(100)
热度(1209)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