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下雨天

*ooc

*很多想表达的内容最终没能写进去,真的有些遗憾,但也说明我笔力有待进步。

     

1.

马龙从教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隐约听见人潮骚动。毕竟入了深秋,他猜想到可能是忽然下起雨,但真正走到教学楼门口才诧异地发现,不光下着雨而且雨势挺大,夜幕里电闪雷鸣,吓得胆小的女孩子们时不时爆发出一阵尖叫声。

相较于白天的一片晴朗无云,这场夜晚的雨来得着实突兀,所以很多同学都没来得及备上伞,被迫困在了一楼大厅处。

随着放学的班级越来越多,堵在门口的人群也越发密集,喧哗声不断,都在嚷嚷着怎么办。

马龙也有点为难。

他向来不习惯麻烦别人,偏偏这堂课是选修的大课,当初整个宿舍只有自己一个人选上。但要让他直接淋着雨跑出去,马龙又忍不住打了退堂鼓。宿舍楼离这里很遥远,一路上全是茂密的树木枝叶,看这仿佛要划破天际的闪电,难免会让人心生胆怯。

更何况,最近路灯坏了……这条路太黑。

马龙贴着玻璃门外侧站,哗啦啦的雨砸到地面上溅起细小的水滴,打在他裸露的脚踝上带来丝丝凉意。他有些懊恼地轻轻捶脑袋,怪自己怎么总是忘记在包里装上伞呢。要是带着伞,哪会怕遇到这些事儿。

等了好几分钟也不见雨有变小的迹象,许多同学耐不住性子,他们或是干脆扣紧外套一路淋雨狂奔,或是两三个人挤一把伞将就着走了,更有甚者打电话喊室友恋人来接。人群于是渐渐稀疏。

马龙迟疑着掏出手机给室友许昕打电话。

意料之中的没人接听。

最近许昕沉迷于游戏,似乎还认识了一个特别玩得来的哥们,两个人加了微信好友,天天开黑,基本上顾不到正事。

他叹口气,带上衣服后面的帽子,把拉链拽到最顶端,严严实实地遮住脖颈,不让寒冷潮湿的秋风往里钻。这么多人,难不成我还会害怕?马龙暗自在心里面鼓劲。

他做好心理建设,就打算往外冲,结果突然被一只厚实的手掌牢牢抓住胳膊,硬生生停下了奔跑的动作,整个人一个踉跄差点绊倒,幸好紧接着就被那只手稳妥地扶住。马龙错愕抬头,发现是张陌生的面孔。

“马龙?”

陌生人肤色偏深,但长得还挺好看,一双桃花眼似乎刚刚睡醒,鼻梁高挺,勾得人心痒痒想戳,抿着唇角面无表情的样子。

他声音低沉,念出了马龙的名字。

马龙惊讶地不知如何是好,“……哎?”

“我跟你上得一堂选修,”陌生人扬起手里黑色的雨伞,“你可能没记住我,我叫张继科。看你好像没带伞,我住16舍,男寝都在那边,咱俩可以一起走。”

咦,看着面冷,却挺好心的。

马龙不是拘谨的人,他笑眯眯地点头感谢,“谢谢你啊,我也正巧住16舍。不好意思,我平时上课都一个人坐,再加上有点脸盲,没认出你……”说到最后,他本来就被冻得通红的脸颊更红了,惭愧地恨不能藏进地缝里。

“没关系。”

张继科撑开黑伞,伞面张开,凭空构建出一片不小的空间。他打着伞走到雨帘里,转身冲马龙伸手,“过来吧,我带你,”

雨水里光影迷离,冰凉的夜使路人不愿意逗留片刻,比平日里愈加渴望回归温暖。马龙怔怔地盯着张继科的手看了两秒,才晃过来神来跟上去,利索地钻到伞下。张继科立刻自来熟地揽着他的肩膀,两个人凑得很近,呼吸都仿佛在这把伞下交换。

马龙蓦然觉得自己穿多了,整个人莫名热度上身,什么秋风萧瑟一点都感觉不出,更别提外面那段漆黑的道路,完全让他生不出退缩心。

好像认识了一个不错的朋友?

他在心里暗暗感叹。
      

2.

后来那一路抽空闲聊,马龙才发现他和张继科同学是真的很有缘。

他们不仅都住在16寝,而且还是上下楼层。学得是一个专业,只不过各自班级不同,加上生活中都比较低调,不怎么关心社交,所以压根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马龙想想,觉得有点好笑又遗憾。

要是早点认识,也许就不用那么多次独自上课了。他其实是内心挺畏惧孤单的人,奈何选课的时候总是运气差点儿,根本抢不到和朋友们一样的热门课程,只能一个人背着课本去听课。

不过这样也挺好,以后我俩可以一起。

马龙洗漱完后躺在窄窄的宿舍床上,心情美丽,美到足以原谅还在忙着和人语音开黑的许大蟒。

“博儿,博儿,过来切他下路……”

“漂亮!厉害了我的弟……”

“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3.

这样的好心情始终持续着,一直到第二周再次见到张继科。

马龙也是走进教室看到他才明白,为什么会对那张好看的脸庞毫无印象——因为张继科偏爱坐在最后一排,点完名之后要么低头玩手机,要么就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

好在马龙不算死板型学霸,他无所谓地拿着书一起坐在了后面。

他们仿佛有种奇妙的契合感,一见如故。

两个人天南海北地瞎聊,马龙于是一点一点了解张继科。他喜欢运动,乒乓球打得不错,还擅长踢足球,最崇拜C罗,跟着家里人玩过高尔夫,感觉技术也还行。这也太巧了吧?马龙一边听,一边在心底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

他怎么和我爱好一模一样?

就跟镜子的两面似的。

张继科哪里能猜到马龙的心思,他困倦地打了个哈欠,解释自己昨晚被一个关系不错的学弟拉去网咖包宿开黑,这会儿实在撑不住困得很。马龙注意到他眼睛下那圈青黑色,赶紧让他眯一会儿,反正这是选修,课堂内容也没什么意思。

“总感觉你要被我带坏了。”

还是那副低沉的嗓音,张继科轻笑两声,果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马龙被笑得脸热,本来想着听会课的念头早就烟消云散,注意力怎么也集中不了,老是自个儿往张继科露出的后脑勺上瞅。他瞥见那一头黑色短发中间挑染了个红色V字,又高调又嚣张,透着一股马龙不熟悉的狂妄。

他隔空用手指比划出形状,发觉越深入结交这个人,越是琢磨不透。

他只肤浅地知道,原来下雨那天看着他像刚睡醒一般,是真的刚睡醒啊。
       

4.

马龙主动加了张继科的微信好友。

他跟许昕提起的时候,通过对方的大呼小叫才明白张继科其实小有名气,看着懒懒散散的模样,但却是他们班上常年第一名,颇得系里肖教授喜欢,手头主张的实验项目都打算让他一个本科生参与。

“这么厉害啊。”

马龙必须承认自己的惊诧,他坦率的在微信里和张继科说,我发现咱俩有空还可以沟通下学业。

哈哈哈。

张继科发过来一长串笑,你真可爱。

可爱是用来夸赞男生的吗?马龙有些不开心了,他把手机敲得啪啪响,跟对方严正申明,可爱留着夸你女朋友吧,你夸我帅咱还是朋友。

我没有女朋友。

张继科手速特别快,不到两秒就给予回复。

这是重点吗?马龙看着字懵懵地想。

没等他反应过来,微信提示音又叮叮叮地连续响,全是张继科在说话。

这周末有空?
来操场踢球吗?
你可以带朋友一起啊。
让你看看我偶像C罗附体[大兵]

被对方成功逗乐,马龙坐在床上笑个不停,他捧着手机打字,好啊,但是,我更喜欢卡卡。
      

5.

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马龙叫上许昕一起去操场踢球。

“你这么兴奋干嘛?”

许昕跟着他下楼,看他开心得嘴角弧度一直没消退的样子,被感染得也情不自禁兴致高昂,但还是奇怪,忍不住用手肘拐他的腰。

“哎,有吗?”

马龙毫无察觉,他睁着无辜的眼睛,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最后把原因都归咎于这天气,“大概是因为今天阳光不错,气温都回升了,多适合运动。”

“……”

许昕翻个蟒式白眼并表示不想再说话。
      

6.

到了球场,张继科和他的朋友都已经在热身运球了。马龙没有冲上去立刻加入,他慢慢走近,站在禁区看张继科踢球,那些奔跑的动作流畅而野性,脚下的假动作复杂花哨,让他回想起C罗附体的玩笑话。马龙想,这个人也不算吹牛。

在他恍神间,球也不知道被谁踢了过来。

“这里!”

张继科站在远处转身冲马龙招手,阳光洒在他身上,灿烂招摇的金色就像他本人,耀眼夺目,从此他出现的地方都要成为别人的阴影地。他笑着高喊,晃过试图拦截他的男生,招呼马龙快点把球传过来。

马龙脑子里一瞬间空白,近乎机械式地抬起脚预备踢球,这个动作在他心里无限延缓,仿佛进入子弹时间——他知道要糟糕,但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下一秒,他就狠狠崴了脚。
       

7.

后来的事情,马龙过很久都不愿再回顾。

毕竟……丢脸丢大发了。

一群人大惊失色地跑过来,尤其是张继科,几乎甩出生平最快的速度,比近处的许昕更快地冲到了马龙跟前。

“你怎么样了?”他扶起马龙,来不及等待答复,就蹲下身掀起裤脚,“这里疼吗?”张继科轻轻触摸已经有些红肿的脚踝。

马龙捂着额,自我放弃到不想说话。

才赶来的许昕气喘吁吁,“龙,你这什么情况?”

和张继科一起的同学也跑了过来,有个眼睛圆圆的男生凑近,看着情况似乎不太严重忍不住开起玩笑,“科哥,这就是你喊来的队友啊,怎么一脸状况外,早知道我就不把球踢到这边来。不好意思害你受伤了。”

马龙摇摇头,想说是我太没用。

结果许昕抢先一步高喊,“方博儿?”

对方一脸懵逼,思维停滞两秒,结结巴巴地回道,“许、许昕?”

懒得看这副狗男男开黑已久意外面基的戏码,张继科背过身半蹲,示意马龙趴上来,“医务室离这里特别远,你要是自己走去,本来没事儿都变得有事儿了。”

他语气那么坚定,让马龙说不出拒绝的话。

众人于是七手八脚帮忙扶着马龙趴上张继科的背。
       

8.

记忆里除了年轻时的父亲,马龙还是第一次被别的男人背着。

好在张继科身材不错,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他背肌练得结实,整个脊背硬梆梆的,却又带着肌肉的弹性和韧度,隔着薄薄的衣料,触感温热。马龙的手搭在他肩头,手指微微扣紧他的衣物,被他稳当地一路托运。

这个人颈子间还系着一枚玉佩呢。

马龙伏在他身上,看他的颈项,视线扫过红绳,最后聚焦在左侧皮肤上的那颗小痣。

连痣都长得这么好看,人一定更受女孩子欢迎吧。

马龙在心里感叹,张继科可真厉害,好像没有什么是他不行的。

——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居然和我是好朋友。
      

9.

“你看着就一副想很多的样子。”

之后张继科还跟马龙提起这事,“不然怎么会好好地没踢中球还崴了脚?”

张继科一边说,一边掀开不锈钢的保温饭盒盖,露出里面鲜美的汤汁,显然是刚炖好没多久,热腾腾地冒着白色雾气。马龙半倚在自己的床头,有些紧张,又有些羞耻,“不是说好不提这茬了吗?”

距离上次的意外过去两天,从医务室出来后,许昕就帮马龙去辅导员那开了病假条。他的脚踝没有大碍,但肿得厉害,走不了太多路,吃的用的只能暂时拜托室友们帮忙捎带。

张继科和他所在班级不同,课表有些出入,因此得了空就来照顾他,还总端着骨头汤之类的大补,美其名曰伤筋动骨需要调养。

马龙拗不过这个人,只能每天喝着汤吃着肉。

他有时候照镜子,都错觉脸上长了好些肉。

“胖点好,你不比我瘦多了。”张继科安慰他,顺便把洗干净的汤勺递过去。

“可是我上次体检都显示体脂超标……”

“呸,辣鸡机器。”

幼稚的吐槽不由地让马龙生出几分好笑——他们两个人结识以来的相处,大多是马龙话多些、活泼些,实在很少能见到这样的张继科。

“你对朋友真好啊。”

鲜美的热汤从唇齿间一路滑过咽喉,暖热了肠胃的同时,好像也抚平了脚踝处不太舒适的扭伤。马龙笑眯眯地,给予张继科毫无保留的夸奖。

张继科沉默地放下饭盒,半响才重新开口。

“我不是对所有人都好的。”
     

10.

等马龙的伤彻底愈合,秋季也迎来了尾声。

北方多平原,风势厉害,尤其是他们校园地处市郊,楼与楼之间大多空旷而荒凉。风卷起地上的落叶呼啦啦一片声响,吹得马龙一个哆嗦,情不自禁缩起脖颈裹紧身上的外套。

“真冷。”

他冲手哈气,“才几天没出门变化这么大了啊。”

“那可不。”

许昕身为南方人,更挨不住冻,操着不知道哪儿染上的口音抱怨,“降温后你都被张继科在宿舍好好伺候着,哪有机会体验这酸爽。卧槽,太特么冷了。”

提起张继科,马龙就接不上话了。

这段时间,他脑子里反复萦绕着那句“我不是对所有人都好的”。那是什么意思?继科儿干嘛要说这句话?他为什么又戛然而止?马龙想不明白,他可以很快计算好秦老师给的课题,也可以处理好班级事务,却想不透有关张继科的只言片语。

似乎扯到张继科,他的思绪就自动当机。

只能傻傻等待谜底揭晓的时刻。
      

11.

再次出门看到夜雨,马龙已经颇为镇定。

他依旧忘记带伞,被和一众处境相同的人一如既往堵在了教学楼门口,吵吵嚷嚷的喧闹盖过了屋外的雨水声,黑压压的人群挤得密不透风,然而里面没有张继科,因为他没来上课。

挺机智的。

马龙呼出轻薄的雾气,他的手机嘀嘀响了两声,是缺乏电量自动进入了超级省电模式的提醒。

那就……跑回去吧。

他把手机收好在兜里,深吸口气冲进了雨幕。

冰冷的雨水立刻打在马龙的衣物上洇出印记,很快渗透布料扩化成一片湿润。他柔软垂落的刘海被雨打湿,零零碎碎显得很是狼狈。飘落的雨滴顺着他的皮肤纹路滚落,一路激起细小的颗粒。

嘶,太冷了。

他穿过人群用力奔跑,沿途的灯还没被修理,漆黑的夜和着雨迎面扑来,逼得人难以呼吸。视线被水滴模糊,马龙的心里渐渐升起不可名状的委屈,夹杂着混乱的酸楚、苦涩。

——然后蓦地被人攥住拥进了怀里。

“蠢货,伤才好,又想感冒?”

是张继科。他撑着那把熟悉的黑伞,头发凌乱,眼睛充血,脸上还有困倦的红印子,都是昨晚熬夜做实验肝论文的后遗症。他神色震怒,把马龙搂紧在怀抱里,对自己被打湿的衣服毫无怨言,反倒试图帮人擦拭身上湿淋淋的雨水。

张继科自认视力极佳,但在深色的夜里,竟一时分辨不出马龙脸上滑落的是雨,或是别的什么。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马龙抬着头,温和的声音带着沙哑。
     

12.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张继科承认,听到这句话,某些不可抑制的颓丧涌上心头。他想我都做了这么多,你是真不懂还是带上面具刻意装作不懂。

他还记得第一次注意到马龙。

其实不是选修课,是在教师办公室。

院系里德高望重的秦教授似乎在和他商讨学术上的问题。显然沟通过程不太顺畅,教授额头上的青筋微微突起,尽可能耐着性子沉声道,马龙,你这么想不对,你得改。

马龙抿紧唇不说话,他不像别的学生惯于听从,亦或是叛逆辩驳。他习惯沉默,但眉眼执拗,表明了他的拒绝服从。秦教授被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气到连儒雅的形象都弃置不顾,指着门口大喊让他滚。

然后马龙就腰板笔直地走了出去。

说实话,张继科很吃惊。

这个人原来只是看着乖,骨子里一点儿也不乖。

他仿佛窥视到对方皮囊下潜藏的野兽,有主见,愿意低首,但不轻易服从。张继科欣赏这种人,尽管外在反差甚远,他们的本质却是相同的。

他开始偷偷关注起马龙。

像个猥琐阴暗的偷窥者,一点一点收集关于马龙的讯息,越了解越心动、着迷和沉沦,最后在某个下雨天,终于伸手抓住了人。

——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因为我喜欢你啊。
     

13.

“我问你呢。”

马龙紧紧盯着张继科的眼睛,他很少像这样展露自己的强势。黑色的大伞在雨夜里撑起独属于两个人的世界,周围人迹稀少,行色匆匆,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纠葛。

“……我喜欢你。”

被追问得几近仓皇,张继科垂着肩承认了秘密。

隐瞒没有价值,爱或恶,不过杀人头点地。

谁料马龙突然笑了,眉眼弯成月牙,唇角微张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湿漉漉的秋雨都仿佛因此感染上阳光气息,他抬手擦干净脸上的水,认真地告诉眼前人,“我也喜欢你。”

张继科头晕目眩,恍若耳鸣。

然而马龙从来认真——他认真地活,认真地学,也认真地爱。

他揽住张继科的脖颈,伞受力倾斜遮住他们的身影,两个人在阴影里接了个冰冷又温情的吻。
     

14.

“说出来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嗯。”

“噗,别傻笑,到底谁蠢啊。”

“……我。”

我最愚蠢,错以为你和我一样。

其实我们不同——你更勇敢,我们才有机会相爱。

      

FIN.

评论(26)
热度(651)
  1. 柠檬汽水希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备份号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