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龙胖虎(一发完)

一篇小白文,别上升。

       

01

这可真是稀奇了。

张继科在山头生活三百年,第一次看见如此,嗯,一言难尽的龙。

怎么会这么肥?

他绕着龙走了两圈,越走越觉得稀奇。瞧起来年龄不大,究竟从何处生出恁多赘肉。

一双细嫩的鹿角肉嘟嘟,蛇身盘蜷,连着红缨的尾巴温顺地盖在摞出几层肉的白肚皮上,鳞片色泽饱满,油光铮亮,足可见小日子过得多优哉游哉。

张继科不是没见过龙。

但活了这么多年,确实是头回见到小肥龙。

他的肉垫厚而坚实,踩在细碎的落叶上悄无声息。小白龙动了动,粗短的鹰爪无意识抱住自己的尾巴,咂咂两声,嘴角流出一丝哈喇子,像陷入什么内容香甜的美梦。

张继科被勾得也莫名有些馋。

他颇有兴致地绕着龙来回转了两圈,见阳光正旺,穿透枝桠落在龙的肉脸颊上,害龙偶尔睡不安稳似的挠两下尾巴,便忍不住调整身体方向,背对烈日,挡住所有灼眼的光亮。

好吃好睡,难怪多肉。

张继科吹动自己的虎须,一本正经地感叹。

等马龙告别周公从梦中悠悠转醒,天色已暗。

他那双鹰爪松开尾巴尖儿,转而揉弄酸红的脸颊,同时眨巴眼睑,花了一会儿阵子明白不是天黑了,而是有人站在自己跟前遮住了日头。

马龙问道:“你是谁?”

张继科一听便笑了:“该是我问你才对,这座山从我生来就归我管辖,怎么从未见过你?”

马龙挠挠肚皮,有些不好意思:“我飞累了。”

张继科不信,定定地看着他。

“好吧,”马龙腼腆地低下头,“是我迷路了。”

张继科恍然大悟:“你这副模样,一看就是被家中宠坏了的,不识路也是自然。”

这话说得。

马龙立时不服气:“我哪里像被宠坏的?”

张继科的尾巴灵活地指向他袒露在外的白肚子。

马龙:“……”

张继科得意地笑出声。

马龙恨恨道:“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胖的老虎!下巴都有两个!”

张继科僵在原地。

他是有见过别的龙,可他从未见过别的虎。

“你胡说!”张继科恼羞成怒地低吼,“我这是老虎的正常体型!”
马龙嗤笑:“你看你那肚皮都快垂到地上!”

张继科:“你怎么不说你那爪子胖得快握不住自个儿尾巴!”

马龙:“你的腿粗得撑不住身子!”

张继科:“你的脸圆鼓鼓的像藏了两个肉包!”

马龙:“……”

张继科:“……”

一虎一龙愤愤对视,气得各自掉头离去。

张继科心想:下次再让我发现他来我的山头歇息,我就把他炒烹炸煎焖炖蒸煮了!

马龙心想:我要减肥!我要减肥!!

       

02

马龙活了三百年,第一次被人这样攻击体重,他气呼呼地直接飞回自家盘踞的山头,内心暗暗发誓,不从五百斤瘦到四百九十九斤誓不出山。

没办法,龙的基础体重还是在的嘛。

不料他刚飞到山中腰,便眼尖地瞧见自家师弟,缠在一棵号称是当年凤凰栖息过的梧桐树枝头上,专心致志地不知道在啃什么好东西,嘴角反射出油亮光芒。

马龙肚子咕噜一声,有些饿了。

他本来是奉师命前往北二山送一封书信,结果信没送成反倒在对方山上迷了路。

马龙猜测许是山主设了迷阵的缘故,他飞来飞去都寻不到出口,累得索性在途中呼呼大睡一觉,偏醒来遇见一只胖虎,不知好歹地前来挑衅,成功将他堂堂白龙气回北三山。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马龙恼怒极了,脸颊两侧鼓鼓的,他转念想起胖虎嘲笑他的脸像是藏了两个肉包子,连忙深吸口气,试图含住多余的软肉。
许昕远远瞧见了他,挥舞蟒蛇尾巴打招呼:“师哥,泥在偷吃什么哩!”

马龙更气了。到底是谁在偷吃?

马龙收起腾云驾雾的能力,站在梧桐树下问道:“我才没偷吃,你嘴巴里是什么?”

许昕心虚地把吻部藏在枝叶间。

马龙大声喊:“我都看见了!”

许昕:“……是人类的食物,烧烤制的。”

马龙心痛:“你居然背着师门吃独食!我们没有你这种不要脸的五百斤!”

许昕委屈:“……师哥,我还没到五百斤呢。”

马龙不管:“反正也就差个两三四百斤!四舍五入等于一斤!”
许昕辩解:“……师哥今天是误吃了什么炮仗吗?”

马龙抽空思考了一会儿“炮仗是什么来着好吃吗咦不对”随后霸道地用那双鹰爪捞住许昕的蛇尾,强行将其拽下树。

许昕:“……”

马龙认真道:“听着,从今天起,你和我一起减肥。”

许昕惊慌失措:“不不不!!”

马龙:“每天绕着北三山飞他个五十圈。”

许昕:“我不会飞!!”

马龙神色温和道:“没关系,你用扭的。”

许昕两眼一翻,咬着最后一块肉串晕了过去。

      

03

因未能完成送信任务,马龙到底羞于回山顶殿中拜见师父,便捞起装晕的师弟,硬生生晃醒。

许昕痛苦万分:“师哥,你也不用说来就来吧,现在就开始减肥了吗?”

马龙严肃道:“我要同你说正经的。”

许昕正色:“你说。”

马龙:“咱们打个商量如何,你代我先应付过师父,我帮你巡视七天方圆百里的青山绿水。”

许昕:“……”

许昕:“师哥当我是我吃老鼠长大的蠢蛇吗?”

马龙一咬牙:“那这样,我把我在床底下屯了三个月的口粮跟你换。”

许昕立刻来了兴趣:“都有什么!”

马龙边吸溜口水边报菜名:“藕粉桂花糕,烧鸡,鹅脯,梅花包子、笋蕨馄饨、肉油饼、麻团,蜜饯,鱼羹……”

许昕目瞪蟒呆:“师哥你都不怕囤坏吗!”

马龙得意:“我当然是施过法诀了。”

那你好棒哦,许昕敷衍地嘶嘶夸奖,视线悄悄扫过他两只龙爪盖不住的鼓囊囊白肚皮,光瞧一眼便能猜测出那地儿的手感有多舒适。

马龙敏锐地瞪回去:“你看什么呢?”

许昕赶紧摇头:“我在思考什么时候去找师父。”

马龙对师弟的上道满意极了:“真乖,越早越好,等我去后院取了司南再飞一趟北二山,把信交给山主就算彻底交差了。”

许昕对师哥的路痴天性无言以对,但师父既然点名要求师哥送信,他也不好多加插手,只能顺从地开始在脑海里意淫师哥床铺下的口粮。

马龙看他眼神放空,痛心地在一旁敲打:“师哥平时对你这么好,记得给师哥留两块肉……”

许昕乖巧状点头。

马龙继续嘱咐:“最好是烧鸡烧鹅……”

“好了好了,再不取司南,天明你也送不成信。”

许昕用有力的尾巴把人推远,马龙不甘心地瘪嘴,想到踏上北三山就可能见到那只胖虎,便浑身一颤,龙皮疙瘩迅速起了一身。

从没见过那么胖的老虎,万一肥肉会传染怎么办?

马龙很是惆怅,耷拉着尾巴回自家后院。

我才五百斤,他怎么看都八百斤了。那个双下巴,简直可以夹断我纤细的爪子。

马龙被脑补吓了一跳,连忙舔了舔略微超重的美爪自我安慰一番。

       

04

有些老虎听过很多大道理,却瘦不下那两百斤,许是因为他们从不觉得自己胖。

张继科眯眼看着小白龙离开的背影,鳞片包裹下的赘肉在空中扑棱颤抖。他蓦地仰天咆哮,爪子在草地上刨出一个大坑,撒丫子奔向北二山的泉眼。

清澈的溪水倒映出老虎英俊的脸庞。

张继科的爪尖轻点泉面,破碎的水花一瞬间呈现出无数透明倒影,他陶醉地看向波光粼粼中闪耀的虎脸。

这白色长须,这铜铃大眼,这招风耳朵,怕不是老虎中保三争一的绝色……虽然他也没见过别的老虎。

无论如何,张继科对自己的相貌是暗自得意,越看越龇牙咧嘴笑得血盆大口几乎合不拢,忽地隔水瞧见自己奇异的下巴弧度,想起小白龙那番话:从未见过两个下巴的老虎。

张继科立时收敛神色,左顾右盼确认无人后,小心翼翼地深呼吸,下巴肉随之动了两下,在他期盼的眼神里继续原地晃悠。

张继科:“……”

算了算了,张继科安慰自己,虎和龙隔着巨大的种族差异,审美未必相同呢。

自己这样的必定是虎中潘安。

他幼稚得偷乐,想东想西间不觉将灵草地滚得一片乱遭也无暇打理。闲来无趣了,又偷溜至山中的师弟后院,将方博囤的口粮搜刮一通,挑出其中最甜腻的莲子糕,一口留下颇为惹眼的牙印。

身为一只嗜甜不好肉的猛虎,张继科很有自己为虎处世的法则,留下鲜嫩的鹅胸脯以代偿。

他正吃得津津有味,忽地感觉师父留下的阵法再次被触动。

张继科不傻,猜测定然又是那只超重的小白龙,除去他,近一百年来哪还有别龙接近过这北二山。

他捏一手法诀,瞬间出现在阵法波动之处。

小白龙正举着司南,神情茫然地原地兜了个圈,脸颊莹润,额际涔满汗珠。

张继科仔细瞧去,他的司南在阵法里失了效,不知所谓的满盘乱转,难怪他又迷了路。

张继科放声嘲笑:“哈!从未见过你这般愚蠢的龙,居然要靠司南辨路,准是胖得连脑壳都不好使!”

马龙起初吓一大跳,等听清他的话语,气得白白净净的鳞片都发红,抬手便要招来一道玄雷。

张继科全身虎毛本能地炸起:“你!你这龙!”

      

05

要不是张继科修炼了三百年的身法,差点被马龙劈焦头顶处天生最为喜爱的一绺红毛。

他恼极了,眼睛瞪得比铜铃大:“你竟然真的敢冲我召九天玄雷!”

马龙肉乎乎的爪子端还噼里啪啦闪着电,模样得意,如沐四月春风:“谁叫你这胖虎说话不客气!”

张继科怒道:“是你闯入我的山头!”

马龙反击:“你这破山谁稀罕!再者,我这不叫闯,我是光明正大地飞进来!”

张继科没见过这么能说会道的龙,吹胡子瞪眼道:“你就是闯,还不识路,笨得很!”

马龙:“你才笨!”

张继科:“笨蛋说谁!”

马龙:“说你!”

张继科咧开虎嘴,得意地大笑:“对,你正是那个笨蛋。”

马龙才恍悟自己中了对方话语中设的圈套。小白龙立刻拉下圆滚滚的脸,眼皮微垂,乌云随他心情飞快地聚集于山顶天空,挡住了正旺的日头。雷声隐约可闻,气压猛地低下两个度。

张继科的爪子扒拉地上碎石头:“你说不过便恼羞成怒,真以为我不敢还手吗!”

马龙哑口无言,半响才委屈道:“……要不是师父唤我送信,我绝不再来你这地儿。”

张继科:“?”

马龙:“你是我见过身材最胖嘴巴最坏的老虎!”

张继科:“等等……”

马龙唾弃道:“你这般老虎,以后吃不成蟠桃,喝不到桃花酿酒,一辈子都在饿肚子!”

太狠毒了吧……张继科边感慨边抓住重点:“你说你是奉师命来送信的?”

马龙被他问愣了,过了会瘪着嘴从空间玉镯里摸出薄薄一页信纸:“就是这封。”

“让我瞧瞧。”

张继科刚要接过,马龙忽然警觉地收回爪:“你是个什么身份,师父让我交给的可必须是北二山山主大人。”

张继科收腹挺胸抬头,八百斤肉从视觉效果上立时少了二十斤:“山主正是本虎!”

“骗龙!”马龙冷静道:“我师父可说了,山主是和尚头,你看你那撮招摇显摆的红毛,当真以为我眼瞎?”

张继科无可奈何:“看来你不仅不笨,反倒机敏得很。山主是我师父没错,可他闭关修炼十余载了,这北二山确是我在打理。”

马龙将信将疑道:“那不如这样,咱俩一起,合拆了这封书信。”

       

06

乌墨跃然于纸间,字也是师父的字,可马龙活了三百年却头一回觉得自己是条不识字的龙。

他愣在原地,模样仿佛即将被纸张吞没其中。

直到张继科打断他的出神,犹犹豫豫道:“倘若我没患眼疾……你师父是说我与你有指腹婚约?”

马龙啪地收回纸藏于身后,板着脸道:“你有眼疾,快去吃药吧。”

张继科:“……”

张继科怒极:“胡说八道!我一双火眼金睛远可眺三山九水,近可洞穿你一身肉膘!”

马龙气得龇着牙:“你还想再尝一次玄雷吗?”

红毛一抖,张继科心虚地后退两步,忽而又想起信中字眼,好似吃了一颗即刻见效的定心丸,得意洋洋地翘起尾巴使劲摇晃:“你可不能再劈我了。你师父都说啦,咱俩是有婚约在身的——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媳妇!”

全身白鳞刷地炸开,马龙眼里简直要喷出火来,脸更是烧得通红,瞪向继科:“你——”

“别生气呀,”张继科好心退让一步,“要不我做你媳妇?”

“谁要同你缔结姻缘?!”

马龙急切打断他:“师父定是弄错人了,再不然就是记错了事——没有什么指腹,更没有什么婚约,今日之事你权当没瞧见。”

张继科若有所思,用爪子来回拨拉石缝间柔嫩的绿草:“可我就是瞧见了啊。”

这条胖老虎怎地如此赖皮。马龙心里委屈,一面不懂师父的信究竟是何意图,一面被赖皮虎缠得心烦意乱,最后不得不选择低头告饶。

他胖乎乎的爪子从白白的肚皮处一晃,不知使了什么法术,忽然变出一捧松软香甜的千层糕,顶头缀着数粒红色果脯肉,瞅得人食欲大开。

马龙吸吸口水,将糕点递出去。

张继科愣了一会儿才明白:“……你莫不是要贿赂我?”

今日损失惨重,先是师弟,再是胖虎,一人讹了他一部分心头肉。马龙痛不欲生,哭丧着脸使劲点头,快息事宁龙吧!

这贿赂——张继科一身正气,刚想拒绝,莫名肚子咕噜一声,盯着白生生的肉爪子和被手绢包裹的可口糕点硬是张不开嘴,字与句仿佛如冰般融化在糕点的香气里。

好想吃……我不是我没有。

是吃的重要还是娶媳妇重要——张继科偷偷咬了口自己舌尖,半响,豁然开朗道:“成交!”

马龙喜笑颜开。

张继科接过他爪中的千层糕,心道自然是吃饱喝足再把人追回来方才两不误!

他美滋滋的,只觉自己是天下第一聪明虎。

配天下第一小肥龙正正好。

张继科看向马龙自以为万事大吉、晃悠悠飞走的背影,露出一个志得意满的胖笑。

      

07

待马龙回到北三山,掐爪一算时辰,师父理应刚结束今日的打坐修炼没多久,正被师弟缠住,顾不上疑惑自个去处呢。马龙打着一箭双雕的如意算盘,对囤积许久的糖糕零嘴似乎都没那么心疼了。

他乐呵呵地得意着,结果迎面撞上一条扑棱扭动的大蟒。

马龙:“……”

许昕:“……”

马龙:“……师父呢?”

许昕苦着脸快要哭出声:“我哪里能胜得了师父,他将我打了个结又自行回殿中了!”

马龙差点也没跟着一齐哭出来:“你这个师弟怎恁地没用!快将我的宝贝们都还回来!”

许昕憋住眼泪,羞惭地吐了吐信子:“我是先吃了个七八成肚子饱了才去找师父的……”

这话入马龙耳中,不啻于招来一道九天玄雷径直劈在他百会穴上。

“你,你你你……”他痛心疾首,以至结巴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索性一气之下攥着许昕尾巴尖将师父打成的结更繁复化,生生折腾出一个蝴蝶样来。

“你就这副模样在山中游荡吧!”

许昕大惊:“师哥!别,别别!师哥!”

马龙充耳不闻,将他丢入山中,才鼓足勇气入殿直面素来严谨的师父。

秦志戬这回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问道:“北二山的山主同你如何说道?”

马龙硬着头皮编扯:“他们……自然是愿意放弃的,尚在父母胎中的玩笑之言岂可当真,何况,何况北二山的老虎还年轻,心思野,不想成婚。”

“嘿——”他话音刚落,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自殿中响起,“想不到你这只小白龙还学会撒谎。”

马龙吓了一大跳,面红耳赤道:“你怎地过来!”

张继科嗤笑:“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好迷路?更何况北二山和北三山本就并成双星之位,不过是捏个符咒自由来往的事罢了。”

马龙:“……”

那之前自己来回几趟飞得那么辛苦是在作甚?

龙虎争论没两个回合,便被秦志戬喝止:“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马龙忍不住瘪嘴小声碎碎念,他出生至今第一次被汹涌如潮的委屈感淹没,先是与许昕交换心头肉,接着投喂胖虎仅剩的糕点,真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几个月的存粮半天耗了个精光。

最后什么也没落着,马龙眼前仿佛已经出现肚子上圆鼓鼓软肉瘦塌下来的悲惨画面。

秦志戬好似知道他脑袋瓜里在想些什么:“你早就该减减肥了。”

马龙:“……”

张继科趁机得意大笑:“看我说的,瞧瞧哪有你这么肥的小白龙,一点都不威风!”

“你也是,”秦志戬语气平淡,“别仗着师父闭关没人管教,就胡吃海喝把自己塞成了小猪。”

张继科:“……”

你怕是没被我打……算了算了,打不过。

张继科和马龙接连低下头,灰溜溜地扒拉门框离开大殿,后头秦志戬的声音依旧清晰可闻:

“从今天起,你俩一起绕山头,每天跑一百圈。”

“???”

“什么时候瘦下来什么时候成婚。”

“啊?!”

“瘦不下来就一辈子别想和零嘴儿沾边了。”

“!!!”

       

08

“你师父这态度,”张继科神情略带茫然,“我已经辨不清他是敌是友了。”

马龙用鹰爪儿挠挠肚皮:“仔细想想,包办婚姻好像也不错……一人吃两份零食!”

张继科:“敢惦记我的,我瞧你是皮痒痒了,不如先瘦下来再提吃的事。”

马龙老神在在:“虎小猪,你比我多胖三百斤。”

张继科立时气闷:“……”

当年吃进的肉,都是今日减肥流下的泪……可我明明喜欢吃素啊!
      

[彩蛋]

许昕:“哎哎哎——”

许昕:“等等!”

许昕:“师哥,师哥夫还是师哥嫂,你们减肥就不必带着我了吧!我真的跟不上诶!”

马龙面无表情回头:“闭嘴,快点扭。”

       

Fin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吃月饼!总觉得中秋无论做什么美梦都会成真(比如发微博x

指路子博 @咬面筋 有个修后的txt,如果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存一份。

评论(50)
热度(584)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