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相爱

03

       

“不知道”是什么答案?马龙不满意地皱起眉,伸出舌头舔干净唇角细密的牛奶沫子,顺手将空玻璃杯搁在床头柜上。

他脑袋放空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发现:“等会儿……你说你要接一个恋爱轻喜剧?”

张继科自然地接过话:“是啊。”

马龙:“……”

马龙:“能弃演吗?”

马龙:“违约金多少?我多付一倍。”

张继科诧异地侧身看他。

金主沉着脸没什么表情,一本正经的样子要是没有湿漉漉的奶渍恐怕会显得更有说服力——张继科轻巧地揩去他下巴处的痕迹。马龙昂了一声,撇过头情绪不大积极。

张继科问他:“你怎么了?”

马龙憋了十几秒钟才破功:“你怎么接这种剧本?我记得你以前都是走什么文艺路线的啊。是你们经纪公司没钱了吗,要不我把它买下来专门给你拍电影?”

“……”

张继科故作夸张地调侃:“您也太奢靡了!”

马龙不喜欢他油腔滑调刻意哄人的样子,同时隐约感受到张继科不愿意退让的态度,电影是演定了,和小姑娘搂搂抱抱甚至亲亲也是肯定的了。

越想越气闷得慌,马龙在包养这事儿上缺乏经验,不知道别人怎么处理类似问题,可想起张继科的职业特性,亲密的行为好像又是必不可少的。

        

烦人。

马龙一骨碌滑进被窝,裹着被子滚了一圈,听张继科在那头哎了一句,小声说没得盖了。

活该,不给你盖。马龙在心里头骂了一句,片刻后慢腾腾地转过身来,软软的有些肉的下巴戳在被子上,闷声问:“你,给我说说你们剧本的情节。”

张继科短暂愣怔后不禁失笑。

故事简单得很,是根据几年前在网站上连载的言情小说改编的。张继科饰演的男主角是一名高冷房东,性格偏宅的女主角是他第一任房客。女主刚毕业,意外发现暗恋多年的对象居然是脚踏两条船的渣男,之后历经折腾搬入出租屋,成为一名朝九晚五上班族。两个人在相处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意外,从互不顺眼到两情相悦,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听自家小明星用充满磁性的低音念完剧本简介,马龙蹙起眉头,神色绷紧,好似即将处理一宗牵涉金额上亿的商业交易。

居、居然有点甜?

……可惜是和一个陌生女人。

马龙追问:“那谁来演女主角?”

张继科没有隐瞒,说出一个好听的女性艺名。马龙一脸茫然地抬头,眼里写满了“她是谁为什么是她演我怎么不知道她这个人”的困惑。

“时下正当红的电影小花旦。”

被包养的小明星很无奈:“你说你知道的娱乐圈人士有哪些?”说完不忘补充,“——除了我,和周杰伦。”

这个好答,马龙露出吸吸吸的笑容:“蔡依林啊……我还知道他俩的小八卦!”

他一傻笑,张继科就没法子了。跟着他一起躺进暖融融的被窝,贴着马龙小火炉热度的身体试图多拥有一点鸭绒被的使用权。

“不好违约的。”张继科在他耳边温和道,“肖老师亲自替我签下的剧本,他有想法,说我不能总走文艺片有口碑没市场的路线。在剧本质量可以的前提下我应该适当接一些商业片以提高号召力,也能更多业内人士看到我的实力,不是只能小众、畏惧大众。”

薄薄的耳廓被他吐出的气流染红,张继科低沉的音色如晨雾包裹住马龙。

肖老师毕竟是专业的。马龙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捏捏他环过来的小臂:“谁说你没市场嗯,你的文艺片多好看啊……”

张继科不忍心拆穿他:“……你每次都在电影院里看睡着了。”

“……”

金主心虚地推开他:“昂,怎么了?还不准别人工作累了没忍住在电影院休息吗!”

张继科连忙点头说准准准。

马龙这才满意,瞧了眼手机时间,是真的很晚了,赶紧关上壁灯酝酿睡意。

静悄悄的黑暗里,也不知过了多久——像是三分钟,又好似十分钟,张继科忽然动了动相抵的手指,轻声说:“晚安,龙龙。”

       

马龙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往常回国他起码要倒上三四天的时差,这次却难得的一夜好眠无梦。

天已经彻底亮了,深秋入冬的季节多雾霾,窗外的光朦朦胧胧,隔着帘子稀疏落在窗台。他摸了摸身边空余的床位,没什么温度,估计早就起了。

马龙趿拉拖鞋去卫生间洗漱。

他头发乱糟糟的,略长的发丝被枕头压得翘起一个奇怪的弧度,用手沾水撸了两把才好点。洁白的牙膏沫涨满齿间,里里外外刷个干净后从漱口杯里吞了一大口水咕噜噜地涮完吐出来。

宽大的白色毛巾盖住脸颊热敷,拿下来的时候马龙看见了镜子里的张继科。

“你吓我一跳。”

残留的困倦令他思维迟滞,马龙嘴里嘟囔着简单抱怨了两句。

张继科摊手:“或许我下次该考虑接个恐怖片帮你锻炼锻炼胆子。”

“死了这条心吧,”马龙说,“我才不会看!”

张继科没在这上面浪费口舌,他上前两步,拿过马龙手里的剃须刀:“我帮你啊。”

        

马龙被他扶住下巴,洗干净的脸上涂好剃须膏,白而柔软的泡沫逐渐覆盖半边脸颊与下颚。因为身高差,金主好脾气地微微昂起脑袋听从摆弄。他习惯了用传统刀片,比嗡嗡作响的剃须刀刮得干净多了,但张继科也因此愈加小心,盯着他的皮肤动作细致得生怕蹭出口子。

“还行吗?”

“嗯。”

张继科语含笑意:“要加钱的。”

马龙仿佛经提醒才反应过来他们的包养关系,一时间神情发懵,嘴唇动了两下问:“你想要什么?”

张继科:“你打算给我什么啊?”

马龙试探地问:“房?车?表?……金鹤奖?”

最后三个字让张继科吃了一惊。

金鹤奖、金鹿奖和百林奖并称为天朝三大电影奖,可谓是国内行业人士最为看重的电影荣誉,含金量不言而喻。三者中,金鹿奖和金鹤奖的颁奖典礼通常相隔一个月左右。昨天夜里他和金鹿失之交臂,公司和经纪人对他的期望自然是冲一冲金鹤,毕竟他参与评选的作品文艺冷门到目前连院线都没机会上。

可马龙这么一说,性质似乎大不相同了。

张继科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勾了点涂多的泡沫在尾指化开,半响苦笑道:“我原本打算……想要你有空来探会班,片场其实还挺好玩的。”

马龙感觉气氛瞬间尴尬起来,抽了抽鼻子,心里唾弃自己情商都贡献给智商去处理商界事务了——幸好包养了一个愿意给台阶下的小情人。

“当然壳以,”就剩下颌附近的一点胡茬子,他怕打扰到张继科,瘪着嘴含糊道,“窝最近不忙……”

张继科被他窘迫的样子成功逗笑,恶作剧似的突然捏住他撅起的嘴唇。

马龙气极,一拖鞋朝他硬邦邦的小腿骨甩去。

张继科因为上镜需要长期健身,比马龙的体脂率低不少,身手敏捷地闪避躲开。

马龙牙痒痒,觉得自己就即使不是史上最有钱的金主也是史上脾性最好的金主——瞧瞧,他把小情人都宠得骑在自己头上喊“驾!”了。

——虽然小情人胡子刮得确实好。

马龙摸了摸彻底光滑的下巴,再看张继科桃花眼含笑带趣,完全按照心仪男神模板方向发展的模样,蓦地凭空生出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和“君王从此不早朝”的美妙滋味。

他心底那个小龙人忍不住吸吸吸傻笑。

       

————
我用亲身教训劝大家千万别吃麻小喝芒果冰沙,肠胃炎犯了都是泪啊……TAT

剧本是我脑洞的。现实里隔一个月颁的是金马奖和金鸡奖。谢谢大家被尔康手留下的评论(么么!

评论(50)
热度(602)
  1. 柠檬汽水希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备份号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