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相爱

02

       

终于吭哧吭哧伺候完金主

       

两个人拥在一起,直到呼吸平稳才收拾残局。

张继科的衣服已经不能看了,白色衬衫和西装外套向上卷起凌乱的褶皱,黏腻的液渍打湿裤管。

马龙手肘撑着按摩椅扶手,光洁的小腿曲起,毫不客气地搭在张继科汗毛略重的大腿中间,看他从桌上的纸抽里抽出一沓纸擦拭衣角。

“这衣服貌似挺贵的……”

“没事,”马龙恢复了初始的懒洋洋,“你要喜欢,我给你买一百件换着穿不带重样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简直活脱脱就是一出周幽王宠褒姒的戏码,惹得张继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算了吧,”脏兮兮的痕迹越抹越开,张继科索性扯掉裤子踹下去,“我又不是每天都要去参加这种级别的颁奖典礼,穿那么夸张干嘛?”

马龙理所当然堵住他的嘴:“不夸张,明星就该光鲜亮丽点……你这样我脸上也有光。”

张继科闻言若有所思,抿着唇不再多说。

湿黏的感觉毕竟不怎么舒服,马龙没有过多留意,掰着张继科的手腕看了眼表盘,夜已深,财务报表绝对看不完了,干脆留到明天。马龙眯眼又打了个哈欠,贤者时间的疲乏和惫懒一股脑涌上头,刚经历激烈运动的地方难受起来。

他扯了扯张继科袖口:“想洗澡……”

后背的细汗在静谧中逐渐蒸发,热意褪去,丝丝凉意窜入躯体。张继科贴着他的背揉了两把,突兀的骨节在他手心舒展,马龙接近呢喃般喟叹。

       

等张继科和马龙起身去浴室冲洗,不堪重负的按摩椅立刻发出吱呀响声。

马龙脸皮薄,总觉得连椅子都在嘲笑自己:“以后还是别在这,要是弄坏了怎么办?”

张继科拧开阀门往浴缸里注水,看似随意道:“一百件高定都舍得买,还在乎一把椅子的钱?”

马龙认真纠正:“因为性质不一样。为你花钱是我发自内心想做得,但是椅子……”马龙有些为难,“别人问起为什么会坏怎么办?”

“……”

什么叫为我花钱是你发自内心想做得?

张继科停下动作,和自家坦荡荡赤裸身体的金主视线相对,一时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奇怪,明明是包养……却好像和别的包养不一样。

       

二十多天没见,尽管中间视频通话过好几次,到底比不上再次真人在旁的质感。马龙攒了不少话,陆陆续续倒豆子一般在张继科耳边倾吐。

张继科边附声应和,边给他加热牛奶睡前喝,马龙说了一会便觉无趣:“你听我说话了吗?”

“听了啊。”

张继科把热好的牛奶倒入玻璃杯递到马龙手里,“你刚不是说你去法国在塞纳河畔看见几个中国女生,还听到人家哼男神周杰伦的歌,觉得特别有缘吗?”

“昂。”

虽然被完整复述了一遍,马龙依旧不太高兴:“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得吗?”

房间里仅亮了一盏铜鹿壁灯,使两人靠坐的床头盈满柔和的橘光。热水澡将适才放纵的余韵冲泡得悠长舒缓,张继科伸展四肢,欲望和心情经过抒发比往常更加明朗畅快。

“当然有,”他打破安静,捏着马龙圆鼓鼓的脸颊,“上个礼拜肖老师给我接了个现代恋爱轻喜剧电影,没什么内涵,就是和小姑娘谈恋爱的故事。但很奇怪,每天看着剧本背台词——都会莫名其妙想到你。”

他刻意卖关子,效果出乎意料的好,马龙成功呛了口奶:“咳,咳……你想我干嘛!”

张继科一双桃花眼里写满诚实:“……我也不知道。”

       

————
一个和蔼可亲的傻金主,一个不太精明的准影帝,一个说好日更的勤奋茄(bu

走过路过,请留下您的评论(尔康手!

评论(71)
热度(718)
  1. 柠檬汽水希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备份号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