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逃命时我们在吵什么

校园丧尸片儿,喜剧,不恐怖。

       

01

今天物理老师来得比以往迟,由课间操结束直至上课铃响过五分钟,愣是没瞧见踪迹,连平时恨不得一天巡视走廊八百遍的教导主任也鸟悄地不见身影。

班里叽叽喳喳成一团。课代表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问要不要去办公室找老师,大家群起哄闹别别别,课代表立刻心安理得地坐下继续摆弄手机。

张继科恍若未闻,安静且懒散地趴在桌子上。他座位靠窗,视线看过去正巧是走廊对面班级的黑板。

他用笔帽捣捣前座的后背。

马龙压住教材的书页,回头问道:“干嘛呢!”

张继科说:“好奇怪,7班老师也没来。”

马龙侧头看了眼,窗户没关严实,隐约能听见对面班级的喧哗声:“不奇怪啊,或许老师们有会要开?刚才校长国旗下讲话的时候不是说最近教育局发了新通知吗,好像是关于季节性流感预防。”

“不可能吧,”张继科嘟囔,“学校领导哪有这么高效率。”

马龙后移椅子,和他凑近了讲小话:“你有时间想那么无聊的事情,怎么不抽空多做点题……不是说好要考一个大学的吗?”

说完耳朵有些红,马龙不好意思地转回身。

张继科顿时来了劲,直起腰,笑得跟只刚偷完腥的猫似的,在马龙背后小声叫唤:“你对我还不放心吗!这次月考成绩下来我肯定是全班第一!”

旁边的许昕嗤笑:“不好意思,第一是我。”

张继科:“……”

       

02

又过了近十分钟,老师们还是没有出现。

班里大部分同学坐不住了,课代表不得不收起手机,又重复一遍:“我去老师办公室看看吧。”

班长提出了和马龙差不多的想法:“会不会是去开会了啊,物理老师向来是提起前五分钟就开始上课,咱们什么时候见他迟到过?”

有同学疑惑道:“不会吧,每次开会不是都会广播嘛。”

话音刚落,挂在黑板上方的广播忽然从寂静中冒出滋啦一声,破碎的回音被无限拉长,刺得所有人同时捂住耳朵。

班长的脸皱成菊花状,嘴里嘟囔吓死了。

“什么情况”“有病吧”“这破广播”无人看管的教室在短暂惊吓后瞬间炸开了锅。

大家有默契地集体抬头,白色的壁挂音箱里并没有如预期中传来广播站老师的声音,张继科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隔壁同样陷入震惊的班级。

马龙回头,两人目光无言对视。

音箱紧接着又滋滋两次,蓦地发出一阵尖锐到足以划破耳膜的女性嘶叫声!

陈玘瞬间喷出刚喝下的水:“吓死你爹了……”

班里有胆小的女孩子已经懵了,眼眶发红,完全搞不清状况。

直到尖叫声如烛熄般被掐灭在效果优良的音箱里,一点一点磨肉似的啃噬声取而代之,沉闷而清晰,令所有人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许昕迟疑道:“这个声音有点耳熟啊……”

方博搓着胳膊问:“哪里耳熟?”

张继科接过话:“看过动物世界吗,非洲那期——鬣狗围起来分食黑水牛。”

后座的女生受不住,哇地一声哭了。

       

03

马龙瞪了张继科一眼:“不要妖言惑众!”

张继科瘪嘴碎碎念:“你就是胆子小,每次遇到恐怖片都会躲我怀里……”

马龙:“滚蛋!”

许昕:“……这种时候还秀个屁恩爱?!”

一直紧张地往嘴里塞零食的樊振东含糊不清道:“唔,那个,物……老……”

张继科摇头:“看把小胖吓得,话都说不会了。”

马龙:“广播站老师是不是在看恐怖片啊,恰好遇到线路接触不良什么的?”

陈玘挑眉:“不太可能吧,那个老妇女怎么看也不像是喜欢恐怖电影的人。”

樊振东呸呸呸吐掉嘴里的妙脆角,大叫道:“我是说!物理老师在你们背后!!”

众人大惊,回头看向窗户玻璃外。

一张半边脸颊沾满血的脸僵硬地转过来,马龙仿佛听见了他骨节嘎吱嘎吱的扭动声音,眼球暴突,指甲尖锐,灰黑色皮肤表面遍布肉眼可见的血丝,颈项间肉眼可见深刻的齿印,正汨汨流血渗透了雪白衬衫。

唯一不变的是熟悉的发型。

张继科刷地跳起来:“我操!小胖你管这玩意儿还叫物理老师啊!”

那东西见了人群明显兴奋起来,皮肤塌陷的手掌狰狞地拍在窗户玻璃上。

小胖挠挠头:“别班老师也不是地中海啊……”

胆小的男女生彻底崩溃了,边哽咽边嚎叫:“这还管他是不是地中海干嘛!这是什么玩意儿?!”

邱贻可淡定地走到班级角落里,认真挑选拖把:“我觉得这东西是僵尸,你们说呢?”

张继科纠正道:“严谨点,应该是丧尸。”

许昕嘴角抽搐了两下:“就你片儿看得多!”

       

04

马龙面色发白,坐在座位上背脊挺得笔直,生前教了二十年物理的丧尸老师还在扒拉窗户,弄得透明玻璃全是猩红凌乱的血手掌痕迹。

班里乱成一团,不,应该是整个年级都乱成一团,越来越多的同学慌不择路跑出教室。

陈玘胆子大,忍不住琢磨道:“他在干嘛?写物理公式吗?”

张继科认真看了眼:“难道是牛顿第三定律?操,我最烦那一章了。”

马龙抓紧黑色中性笔:“你们够了!!这是丧尸!!别开玩笑了!!”

许昕:“没关系的哥,生化危机看过吗,要相信我们有主角光环——会有女神骑着哈雷来拯救我们的!”

马龙:“……”

张继科拨开许昕,上前拽起腿有些软的马龙:“龙龙,别怕,有你科哥在呢。”

说完极其中二地比了个思想者造型。

窗户外变异的丧尸老师气得怒刷一波存在感,猛的击碎玻璃,碎片哗啦啦掉了一地,有几片插在干枯的手背表面。他似乎毫无痛觉,嘴角涌出细密的血沫。

走廊上很快爆发出此起彼伏的痛苦嚎啕。

林高远座位靠门,从他的视角望去,在走廊上疯狂奔跑的隔壁班同学意外和晃悠悠走出楼梯口的教导主任撞了个正着,猝不及防间,被攥住胳膊摁在墙上就是一顿啃咬,血沿着墙面流了一地,经过的女生吓到失声,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过了会,被咬掉半个肩膀的同学推开教导主任,肢体别扭地站起来,冲到女生身上饱腹。

樊振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旁边,颤巍巍地嗑完最后一粒瓜子:“好恐怖啊……”

林高远大脑一片空白:“是啊。”

小胖又说:“像不像那种会导致腿脚不利索的中老年风湿病?真是太恐怖了!”

林高远:“……”

张继科在后头补充道:“教导主任简直丧心病狂啊,变成丧尸了都要在楼梯口围堵逃课的同学。”

马龙:“……”

      

05

玩笑归玩笑,教室里是绝对待不下去了。

不知为何变成丧尸的老师通过撕咬将病毒不断传播给逃命的学生,教学楼里受感染的人越来越多,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追随本能继续捕捉鲜活的生命。

好在大多数行动迟缓,就像樊振东说得,跟患有风湿关节炎似的。

马龙从小怕鬼怕黑,十七年生命中连听过的恐怖片都屈指可数,更别提其中五分之四是被张继科强行拽到自个儿家借看电影之名动手动脚罢了,哪里顾得上具体的情节发展。

他没看过生化危机,更不知道什么求生之路。

大脑空白了好几分钟,马龙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物理老师艰难地试图爬进教室,油腻的地中海脑门在白炽灯下反射出铮亮的光。他慌张地后退几步,下意识寻找张继科的身影。

张继科被邱贻可叫去挑拖把了,两个人不慌不忙地在卫生角商量。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还行,瞧着挺结实的。”

陈玘插嘴道:“给我也来一个!”

马龙目瞪口呆:“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方博边关上班级前门挡住试图进来的丧尸边喊:“快找个东西防身啊!电影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嘛!”

一语惊醒梦中人,马龙环顾一圈混乱的班级再看向眼前几乎爬进半个身子的丧尸,忽然鼓足勇气,操起搁屁股底下坐了三年的椅子用力往丧尸脑袋砸去。

他到底心里发虚,手一偏,椅子腿只击中了肩背,凹下一个令人生畏的坑洞。

马龙不甚甘心,咣咣又砸了两次,累得直喘粗气。

许昕正蹲在地上试图拆开班里前天忘记送保安处维修的坏椅子,被身后巨大的动静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差点没直接去UC震惊部报道上班。

震惊!我哥看似战五渣实际鬼畜大魔王!

林高远喉头滚动:“龙哥,以前……是不是对物理这门学科积怨已久……”

      

06

一行人在短时间内搜刮完班级,带上所有能带的杂物,浩浩荡荡地出了门。

邱贻可踹掉拖把的布条头,拿着根光秃秃的棍子走在前方开路,张继科马龙许昕紧随其后,一人拎一根被拆分的椅子腿,其他几位也捎上了力所能及的东西,最后面是扛着拖把棍子的陈玘收尾。

他们所处的教学楼是第一中学里最大的一栋教学楼,整体呈回廊型,左右各有两个主楼梯,拐个弯后侧面还有较为狭窄的小楼梯。

在这生活三年,邱贻可对地形了如指掌,他挥棍敲飞一瘸一拐冲上来的同学:“当街碰瓷啊我操!”

张继科靠近马龙,嫌恶地躲开飞溅的鲜血:“差点弄到我校服上来了……”

“你这个洁癖,等会有的受了。”

许昕翻个白眼,用椅子腿捣开试图凑上来啃大腿的7班同学:“拜拜了您嘞,抱大腿不用露出牙齿。”

人越来越少,被丧尸化的却越来越多,从班级后门出去离最近的主楼梯大约有七八米远,平日二十秒不到就可以走过去的路他们折腾了五分多钟,尤其转弯时迎面扑上来广播站女老师,给措手不及的邱贻可吓够呛,腕一抖,棍子没敲中她脑袋。

马龙喊道:“完了,她又爬起来了!”

后面的陈玘同时高叫:“操,你们怎么不走了啊,教导主任这货都快怼我脸上了!”

小胖赶紧帮忙:“玘哥小心,看我特地带出来好几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塞他嘴里看他怎么咬人?!”

顺便补充道:“刚好以后也不用写了。”

陈玘:“……”

女老师身材削瘦,行动比地中海敏捷不少,邱贻可连续两次击了个空。

张继科见状,边踹飞类风湿患者边吹口哨:“令人窒息的操作,不亚于闪现撞墙开团空大。”

邱贻可不耐烦道:“滚!”

张继科:“啧,脾气真大。”

马龙冷漠脸看向许昕:“我这是在做梦吗?”

许昕顿了顿:“不是,这次月考第一真的是我。”

马龙:“……”

      

————
就是忽然想写个所有人在一起,混乱却又互相照顾的场景,可能是个踢比西。

梗的最初来源应该是学园默示录,但是原作属于男性后宫向233

评论(64)
热度(607)
© 希斯|Powered by LOFTER